佛州枪击案的偏见/玛丽娜马哈迪

这些天期待斋戒月是一个克制、反省及休憩的月份是否过于奢望?过去数年的情况恰是如此,无论是国内或国外。今年很不幸的也不例外。

在佛罗里达州,一名枪手据称在一家夜店杀害49名民众及致伤另外53人。事件本身已是一桩悲剧。在向家属及遇难者表达慰问之后,相关谈论理应转向针对这个明显的罪行。难道不是全球的每一个国家都视谋杀为罪行?

尽管谈论提及罪行,但它的目的却已转移至其他东西。事实是枪手据称是回教徒;事实是受害者想必都是同性恋者; 事实并不是一名美国公民持步枪杀害及射伤许多其他美国公民。当归根结柢的时候,就都是赤裸裸的事实。

避谈容易拥枪

就像现今情况所显示一样,每个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基本上是利用该悲剧来表扬自己,因为他曾“警告”美国人关于这种危险。无关紧要的是,即使枪手是一名在美国出生的公民及合法购买枪械,甚至曾因殴打妻子而被联邦调查局问话。

许多共和党政治人物在推特向受害者表示慰问,责怪回教徒,并对美国民众容易拥枪一事避而不谈。他们其中的许多人收了美国步枪协会的金钱以不投票支持任何导致买枪变得困难的立法。基本上,他们协助营造一个让这类屠杀事件更容易发生的环境。

他们大多数也忽略枪手所选择的特定目标“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这个不是共和党所喜欢的群体,这也正是他们长期以来抨击及歧视的群体。在这方面,他们可能与枪手的观点更一致。但很可惜,枪手恰好笃信一个他们其中一些人,特别是现任及过去的一些总统参选人所具有偏见的信仰。真是一个困境!

回教徒的困境

它也是美国回教徒的困境。一方面,这正是另一起预期会激起各方对全体回教徒展开普遍性谴责的事件,就好像所有回教徒都必须对谋杀案负责。正如以往所发生的暴力事件,回教恐惧症事件无疑将增加。

另一方面,许多回教徒对“LGBT”社群感到不舒服,并相信他们是上苍创造时的罪恶畸变。当然,不舒服不代表回教徒认为他们应该被杀,因此,对美国的许多回教徒组织而言,它们的立场明确。北美最大的回教组织、美国回教关系委员会(CAIR)迅速发声明向遇难者家属致哀,并呼吁回教徒捐血救助受伤的生存者。CAIR执行董事聂哈阿瓦据称指有关攻击是“一个仇恨犯罪,简单明了”。他说该委员会与“LGBT”社群同悲,以及认为极端主义的目的是尽可能在所有社会群体中制造分歧。

惟在数千里之外,居住在回教国家及原应斋戒和从事公益活动的回教徒,则选择赞赏枪手杀害了49人,以及希望其余53人死亡。对一个活在自己的小泡泡圈的人而言,这么说自然容易,更何况遇难的不是他们的亲属,以及他们从不恐惧这种暴力行为会被唤起。有多少大马回教徒曾真正经历所谓的身处险境?以及有多少个大马回教徒曾经历过不折不扣的回教恐惧症?对在欧洲的反回教游行民众表示愤慨很容易,惟更容易的是发推文假设即使是同性恋的兄弟姐妹也应该被杀。在这神圣月份的所有这些杀人不眨眼的谈话又是什么?

受到不公指责

在大马,不学无术者理应留意身处仇恨前线的聂哈阿瓦的谈话。他说:“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和回教恐惧症是压迫的联锁系统。我们不能打一个并接受另一个。”他们需要明白所有的回教徒正因为一个人的行为而再次受到不公正的指责。通过称赞那个人的行为,他们等于认同回教恐惧症,也就是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暴力的人。

与此同时,在洛杉矶,警方已逮捕另一个全副武装、准备“伤害”在那里举行的同性恋游行活动的男子。他既不是有色人种,也不是回教徒。

最中肯的评论或许是来自也是活跃人士的导演麦克摩尔:“这是一年中的第163天,然而,美国已发生了173宗大规模枪击事件。”

(官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