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腾向马哈迪“告别”/南洋社论

终于来到了向拐杖说拜拜——按上句点的时候了。我们都当很久的“冤大头”了。是的,说的是国产车普腾公司。

周二,首相纳吉说,随着政府在4月份注入15亿令吉的贷款予普腾控股后,普腾已开展新的篇章,而随着普腾高层已有显著改变,敦马哈迪医生政治干预的年代已划上句点。

我们都是受“旧政治”的气很久了,以致对新篇章感觉舒服。毕竟“新的希望”永远都是振奋人心的,有着忘掉(不如意)过去,展望新将来的意义。

除了开始时有过的“光辉岁月”,普腾长久以来都是胸口上永远的痛,政府给予的补贴不曾间断过,1983年成立以来,从免税到援助总值约达140亿令吉,它应该早已展翅高飞,就像第二国产车般,事实却是每下愈况。

普腾太自满了,纵然获得扶助,没像第二国产车的好好筹划一番,所以,从国内最高的市场占有率从74%跌到今天的18%,较第二国产车差得远。

诚如首相所言,过去的战略丶管理包括人事和商业模式都有太多的政治干预,“现在是吸取教训,以及进行严厉措施和改革使公司重回正轨的时刻,并再次展现其潜力”。

世界自由市场最大的不满就是政府的干预,包括过分的扶持,中国钢铁业产能过剩与倾销是一个例子。所谓的干预,就国企而言是不平等与不符商道的扶持,以致影响了市价,有违市场经济之道。

我们都希望15亿令吉是政府给予普腾的“最后一笔”,因为全是民脂民膏与纳税人的钱。普腾赚钱时,人民并没“得到”什么,反而“失去”不少,今日国内汽车价格比邻国高,是违背支持国货的代价。

国产车或许是国民的光荣与骄傲的象征,但在商言商,只要是政府“拐杖”的扶持,都不会是正规与长远之策。

首相强调,贷款并不是拯救,它附带的条件很大,但紧急现金注入暴露了普腾内部存在严重架构性缺陷的事实。

终于,最后的审判到了,随着我国今年正式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A),除非自力更生、自强与自重,普腾已没太多的选择。

15亿令吉不会是空白支票,普腾必须要在国内和国外市场自我证明,最终必须要建立一个强而有力的出口计划和减少依赖国内买家。

政府对国产车公司的援助的其中一个条件是,必须要鉴定海外的战略合作伙伴;它已不能再像过去般自视过高,以致错过了许多有潜质而又能力十足的合作伙伴。

国产货是国人的骄傲,尤其是“国企”盈亏关乎全民,比如国油面对国际油价下跌,国库受创而国家预算拨款深受打击之下,各项税率与拨款支出牵一发而动全身。

今天,全球油价出人意表地猛挫,一些石油公司及输出国甚至濒临破产边沿,说明了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当世界来到一个越来越开放、不欢迎政府太多干预的经济情况时,拐杖政策、政府与政治干预都注定要被时代所淘汰。

一个不符商道的国企,流于表征的骄傲背后,反而是诟病的疮疤,包括马航都需要新篇章。纵然国产车普腾划上了旧句点,新篇章不应该是终点,而永无止境的扶持必然是“终点”之祸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