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始于1907年/拿督李耀明

吴大喜(69岁)是天生的乐观派。他妻子(双方均再婚)是室内设计师、画家,他以她的艺术眼光为荣。这种外在的喜好源自于他对设计和艺术的深厚关系。

他曾重新设计自己的一些住宅产业,租价或售价比市场价格高出一半或一倍。在估价过程中,除了传统的大小和地点因素,还突出设计元素,是来自于一次很大的鼓励。

40年前,他成功以市价两倍的1900令吉出租住家,对方还预付整年屋租,继而触发了他一生的热情。

吴大喜此前的一间屋子成了欧洲大使的官邸,以估价报告的近两倍价钱购买。大使不认为价钱太高,因为只需带家具就可搬进去住。

他的兴趣是深海钓鱼,每月至少一次出海数日。其他日子,清晨遛狗(最佳伙伴),完事后(才约6时)再将观察到的事情通过whatsapp告诉REDs群组。

吴大喜在我国的根可追溯到110年前。

吴家第一代陶瓷商

1907年,吴龙顺(音译)从潮州汕头到马来亚寻找财富。对于家乡整条村的工业——陶瓷,他有坚实的知识,并在雪州文良港设立陶瓷厂,生产花盆、胶杯(收集胶汁)、厨具和排水管。

3年后,他打算在马来亚定居,把生于1902年的独子吴祥九(音译)接来同住。在中国受过一年英文教育,进了英校。此举被视为相当偏激,但那是务实态度。

很快地,他设立贸易分公司,售卖酒类和陶瓷器。那时代,姓氏、籍贯和方言相近,就是特权和优惠待遇的“护照”,他也顺应潮流。

业务最终搬到泗岩沫他20年代购买的土地。生意做大,1939年吴龙顺去世后,吴祥九接手。

吴万发赢在起跑点

1942年,日本军方用瓷窑设施引入白釉瓷器,并用电动引擎将陶轮机械化。产品是为皇军特制,即农业和机场跑道排水管、饭碗、高端杯和盘。结果,业主和工人获奖赏充足的白米固打,方便地储存在吴万发厂区。

日本人离开后,无意的“知识和技术转移”让吴万发赢在起跑点,能制造全新系列产品、街灯绝缘体、墙上悬吊装饰品、花瓶、白釉杯和盘。

40年代中开始,所有重要咖啡厅都使用吴万发的钻石(DIAMOND)品牌,他们也用白釉技术进军厕所器皿。

1948年,吴万发陶瓷有限公司注册了。

紧急状态高峰期,泗岩沫居民在“毕里斯计划”下重新居住在警戒线营地,后变成新村。那是要切断华人同情者给共产党人的物资供应。吴万发的厂区却免于搬迁。

马来亚重建的年代,吴万发蓬勃发展,除了进口品牌以外,几乎成了建筑业陶管的独家供应商。韩战提高橡胶需求,结果胶杯订单大增。

到了70年代,公司正式称为GBH,有4系产品:厨房器皿、厕所器皿、陶管和手模型。1971年,吴祥九之子吴大喜加入。

第四系产品有一个有趣的故事。80年代中爆发爱滋病,有人接洽GBH生产手模型,满足手套的巨大需求。GBH能以当时供应商一半的成本生产。那时的需求有多巨大?国际贸易与工业部发了400张准证给200家工厂!

1987年,吴祥九去世。

早期马来亚、战后、独立到大马成立的物质建设,GBH的创办人和继承者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GBH提供了国油双子塔和阳光广场的所有厕所陶瓷器。其高端品牌Crown Lynn也打败了Noritake和Wedgewood,为76个驻马大使馆提供全套餐具(包括刀叉和玻璃器皿)。他们是前沿的“大马制造”。

2004年,在被认为是不伦理的串通行为中,吴家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吴大喜在严苛条件下继续工作,到2009年打算退休。他们选择不上诉高庭裁决,承认条件不利。吴家自此已脱售整个持股。吴大喜猜测,GBH新主人在今年9月前会放弃所有陶瓷制造业务。

附笔

吴大喜前一段婚姻育有两女,孙辈有3人。他与第二任妻子育有一子。

他认为,退休就像全新的事业,几乎没时间实现各种计划。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