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遭遇市场挫折/张敬伟

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将原定于明年4月将消费税上调10%的计划推迟两年半实施,并且准备于今年秋天推出庞大的财政刺激计划,计划规模高达5万至10万亿日元。

这意味着“安倍经济学”的失败。

安倍经济学的核心内容有三:宽松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从日本经济的困境言,“安倍经济学”射出的“三箭”算是找到了长期困扰日本经济停滞的痛点。但是宽松的货币政策——甚至通过负利率刺激经济的方式,并未是日本达到核心通胀率2%的目标,以通胀治通缩的目的并未达到。积极的财政政策使日本债务规模扩大——债务占比GDP超过200%。

消费税改革遇大麻烦

但是日本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已经饱和,产能和基础设施资本输出也面临着来自中国更系统化的战略竞争。1985年“广场协议”带来日本的滞涨困扰,已经形成沉疴痼疾,“安倍经济学”的“三箭”很难穿透这些结构性矛盾的坚冰。

消费税改革延迟——或者说中止,则使安倍政府的结构改革陷入困顿。2014年4月,正是“安倍经济学”春风得意之时,日本政府将消费税从5%上调至8%。此举有助于涵养政府财源,但负面效应也是显然的——萎缩了日本的内需市场。加之日本政府加速日元币值以提高通胀率,也使日本民众收入实质性减少,叠加消费税提高,降低了日本民众的消费信心。

随后两年,提高消费税成为安倍政府的禁忌,现在安倍政府再次推迟提高消费税。其中释放的信号是显然的,消费税改革已经遇到大麻烦。日本基于增加财源、在2020财年之前实现财政预算转亏为盈的目标难以实现。

更麻烦是日本宽松货币政策的进退维谷。今年1月底日本央行突然实施负利率政策,但结果却是日元兑美元逆势上升。这种不合逻辑的市场异象,让日本央行陷入了困顿。更意料不到的是,当市场预期日本央行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时,日本央行随后却维持原来的货币政策,这导致了日元的再次上涨。消费税改革推迟到2019年后,日元还是呈现涨势。

日元的涨和“安倍经继续”推动日元贬值、以通胀刺激逆转通缩的目标出现了差异。对此,在5月中旬的G7财长会议上,日本财长麻生太郎认为日元升值存在着炒作因素,需要进行政策干预。但是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则发出警告,认为日元汇率是“有序”的。这次会议的公布和随后G7峰会的会议公报均发出了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的警告。

日元贬策略不再奏效

美联储6、7月份的加息预期,使美元存在升值压力,亟需坚挺的日元来缓释。因而,对于日元随后可能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并不乐意。值得一提的是,“安倍经济学”初期的贬值政策成效,是以争抢中韩两国的出口市场实现的。但随着国际市场环境的变化,日元贬值的策略不再奏效。主要经济体中,渐趋形成了美元和人民币货币政策相对稳定,但日元、欧元货币政策持续放水的局面。随着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美国对于竞争性贬值的担忧开始锁定日本。

“安倍经济学”并无更好的突围之策。虽然“安倍经济学”抓住了提高通胀率的关键点,但就现实观之,日本政府积极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之间存在着冲突。而且很难动用其他的政策工具去缓解这种矛盾,故而日本推迟消费税改革,凸显“安倍经济学”改革之路越走越窄。

全球市场面临着不确定性,“安倍经济学”的挫折则加剧了全球市场风险。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