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预期与市场风险/张敬伟

美联储主席叶伦27日(美东时间)在演讲中指出,如果数据改善,未来数月加息是合适的。在此情势下,美联储6月份加息预期急升至34%,7月份加息预期升至62%。市场也很敏感,人民币汇率呈现贬态势,黄金和油价也应声而落。

市场的条件反射,折射全球市场依然缺乏足够的信心。美联储内部一直充斥着鹰派的强势声音,叶伦的讲话也未改谨慎主调。由于上半年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6月14日、15日还有一次议息会议,市场对这次会议是否加息充满焦虑感。

谨慎仍是美联储首选

无论叶伦还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都要思考美联储加息的风险冲击。虽然美国劳动力市场表现不错,非制造业指数亦超出市场预期的54.8,达到2015年底以来的最高水平,但是核心通胀率未能达至2%。所以,在叶伦的字典里,谨慎依然是首选。

即使6月加息,也不会如美联储首次加息时设定的年内4-5次加息,年内2-3次加息就不错了。而且,加息幅度也不可能高,可能会是25个基点。叶伦的演讲,也强调——加息是谨慎缓慢的过程。无论是鹰派声音的此起彼伏还是来自政治方面的聒噪(如特朗普要换掉叶伦的喧嚣),叶伦表现出稳健的专业精神。美联储加息预期,一直是以美国经济复苏表现为基准,同时参考全球市场的传导效应,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表现。去年中国的8月汇改和股市紊乱,以及去年年底美联储加息带来的中国股市、汇市动荡,让美联储不得不将中国市场作为美联储加息的主要外源性要素。

制约6月份乃至年内加息的风险性要素还真的不少。

全球经济形势不明朗

一是中国经济新常态下供给侧改革处于深水期,官方“权威人士”将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定位为“L型走势”,因而中国市场和美联储加息的逻辑关系是风险共振。近期人民币汇率呈现出来的贬势,虽然有各种原因,但其中亦有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影响。舆论场亦传出“乌龙消息”,称中国官方要求美方给出6月份是否加息——虽被证伪,但也凸显中方对美联储加息存在着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关切。当然,美联储对中国市场对美国市场的倒逼传导同样重视。

二是对日本和欧洲市场的忧虑。日本和欧洲两大经济体,对于美联储加息的传导不像中国和新兴市场那么强烈,但是这两个经济体的货币宽松政策也对美元汇率带来了结构性压力。美元、欧元和日元三大货币,不可能像1985年那样达成“广场协议”。不明朗的全球经济形势,让三大全球货币充满着不信任,因而货币政策的制定充满了自利属性。从G7财长会议到刚刚闭幕的G7峰会公布,七个富国都表现出对竞争性贬值的货币政策担忧。在日本和欧元采取负利率政策下,强势美元对于美国经济复苏具有负面作用。

来自英国的脱欧公投,西班牙大选,巴西糟糕的政治形势等等,都将成为影响美联储加息的外部因素。因而,美联储6月加息,现在看来还是小概率事件。其实市场预期也做出了较为理性的判断,年内第一次加息可能会在7月份。如果这次加息对全球市场的压力测试风险可控,9月份或今年年底或会有第2、3次的加息。

不管如何,美联储已经没有了危机周期时任性实施多轮次QE的底气和勇气。不是叶伦治下的美联储过于谨慎,而是美国市场不得不引入全球化思维。否则,外部市场的风险事件对美国市场也是冲击。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