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大马股汇市场展望/何启斌

大马股市和令吉在5月备受打击的主因先是源自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违约事件,后有日本央行意外按兵不动维持宽松规模,接着是中国股汇市场缓缓趋低。

疑问是这轮“跌势”是否只是一个开始?

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7月升息。即使升息举措的步伐依然缓慢,不过美国企业债务庞大,支付高息后盈利下跌,相关股价随之下行。

另外,美国升息、美元升值,美国的外贸收入必定下跌。再者,美国股市已经屡创历史新高,依本益比为据其估值也已达19倍,貌似见顶行情。

资金回流大马时机

尽管造顶后未必转而崩盘,不过,资金却因而更趋于“外流”到更为低估的新兴市场。

资金从2013 年开始已经从大马外流他处,现在是回流时机。

中国的上海指数已经从去年近5200点,下跌至当前3000点左右,近期股市走跌行情应当与许多曾经“被令限售”的大型股项解禁和中国的经济呈L型走势有关。

接下来,该指数最多下跌1000点,难以再度下跌2000点。

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上海指数曾经掉向1700点。这个低点不会,也不可能再度出现,除非中国爆发大型危机事件。

中国政府当前还能够“制造”流动性,局势受控。预期中的股市下跌空间有限,不至于引起全球股市大幅震荡。

中国人民币中间价近期日渐下滑,人民币的“贬值预期”,才是全球金融市场须要关注的“重要指标”。

中国金融借贷杠杆高企,近来不断“注水资助”银行。这与国际炒家的预期一致:人民币最终必须贬值。

为此,人民币汇率的震荡才是打击亚洲和全球金融的黑天鹅事件。

日元现在处于相对强势,美元处于相对弱势,人民币暂时没有大事,黑天鹅不会马上现形。

同时,市场与环境因素引导原油价格走势向稳,棕油价格走势趋高,大马市场未受相关冲击影响。

外资青睐被低估股

美中军力“悬殊”,趁中方在南海的羽毛未丰之际,先下手为强对美方绝对利多于弊。

这场“潜在战争”将会激发美国选民倾向“强悍”的总统人选。

在美国总统选举前有南海“军事冲突”,有望让特朗普出线的机会上升。

特朗普也会借势增加国防开销,惠及军人和军事工业。

区域市场包括大马股汇届时会暂时性回调,不过以“新兴市场教父”麦朴思(Mark Mobius)为首的外资趋于入市购入被低估的投资选项,大马股汇市场跌幅受限。

当然,MSCI调降大马股项权重、摩根大通(JP Morgan)调降大马股市评级,以及1MDB 爆出违约事件和更多的调查档案引起适度抛盘,不过,大马股汇市场依然强韧,没陷新低局面。

国阵在砂拉越州选中“压倒性狂胜”凸显大马当前政治局势稳定,国阵选择支持伊党提出的回教刑事法草案,亦是执政阵营继续巩固政权的佐证。

为此,政治因素不该再度拖累股汇市场表现。

大马股市和令吉再度波动,绝对源于其他“宏观”因素,而非“本土”危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