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时筹组“民族统一机构”?
——兼容各族 共为大马/李耀明

砂州首长阿德南有没有承诺委任华裔副首长?

对于他有没有承诺,媒体报道自相矛盾。他否认曾作出承诺。

人联党此前从民主行动党手中夺回5席华裔居多的选区,包括党主席拿督沈桂贤医生的石角选区。

古晋中华工商总会会长表达了失望。前人联党主席兼前副首长(1996-11)丹斯里陈康南医生说,无论阿德南有无承诺,都应该委任华裔(人联党)副首长。

即使民政党主席拿督马袖强也加入评论,认为华裔占人口30%、许多人投国阵,就应受委副首长。

内部消息称,阿德南准备在华裔领袖就人选达成共识后,才委任华裔副首长。但华裔领袖办不到,唯有从缺。

砂州背景

砂州首任副首长是拿督阿玛黄金明(1963-66)。他是首任首长拿督阿玛史迪芬加隆宁甘的副手,两人均属国民党(SNAP)。

第二任副首长是1974年受委的丹斯里沈庆鸿(人联党)。他16年后下台时,也兼任财政部职位。

沈桂贤是沈庆鸿之子。丹斯里黄顺开医生(人联党主席)1994-96年在任,直到他的州议席败给行动党;接替他的陈康南也在2011年输给行动党。这次该职位是拿督斯里黄顺舸(国阵直属候选人)和沈桂贤之间的竞争。

黄顺舸曾任人联党副秘书长,离党后成立联民党,他的人马和其他民进党(SPDP)挑战派系辞去联民党和人民自强党(Teras)党职,在砂州国阵旗号下竞选;坊间流传他仍是“属意”的华裔领袖,得到前首长的坚定支持。黄顺舸再度受委州第二财长,似乎支持此猜测。

阿德南是否掉入任何真正的泥沼?如果是华社的“面子”问题,那么,只要阿德南快速完成竞选承诺,就会成为过时的课题。因此,两方必须忍气吞声,快速共同行动,以免阿德南相信华裔副首长职位从缺不会有后果。毕竟,两方胜选都是多亏阿德南!

砂州长期以来实行和解政治。自60年代起,已有代表基督徒达雅/伊班人、华人和回教徒马来人的副首长。丹斯里詹姆士玛欣近期受委基督徒伊班人代表,已不是新鲜事;拿督斯里丹尼尔达占此前就曾任该职位。

詹姆士玛欣的人民党(PRS)正在迅速填补达雅/伊班社群的“旗手”角色,取代多年来国民党的地位。

国州副手

只有槟州和沙州有副首长。槟州有两名,第一副首长代表马来人,第二副首长代表印度人;没有代表华人的第三副首长。沙州如砂州般有3名副首长,代表基督徒卡达山人、回教徒马来人和华人;吉兰丹则有副州务大臣。

众所周知,敦伊斯迈医生于1973年去世后,敦拉萨不愿委任敦陈修信为副首相,加速了后者结束政治生涯。他于1974年退休时才58岁。陈修信的确是最资深的内阁部长,从1959年起任财长,1961年起任马华总会长。或许陈修信一时失察,以为是绝对平等的联盟。他1988年去世,享年72岁。

最后的强硬派领袖之一、前马华副总会长丹斯里李金狮,1980年代任马青总团长时再度提出副首相职位的课题。他在1995年退休时也是58岁。

国阵本可轻易设立华裔第二副首相、和其他种族轮值的第三副首相,毕竟联盟结构避免了第二副首相成为第一副首相、最终出任首相的可能性。

无论如何,内阁就座的礼节次序一直是巫统主席、副主席、马华总会长、国大党主席、民政党主席等;在国阵理事会中,马华总会长仅居次于总秘书。

当所有重要政府部门、机构、司法、执法、武装部队、国立大学、法定团体、官联公司和布城直接或间接影响的委任职位,都由单一宗族掌舵,而该种族仅占人口57%,不会让人想起什么事吗?只有上议院议长由各种族轮值。

选民显然注意到了。

从投票模式看,更多马来人在前进时,与其他种族的看法有共鸣。巫统可以也开始考虑“马来西亚民族统一机构”吗?

附笔

江沙和大港补选,任何初步调查都确认伊党没机会靠自己实力赢得席位。这是巫裔占多数的混合选区。伊党在民联成立之前只是“陪选”,但第13届大选几乎拿下大港。

伊党会顽固地独自出征而大败,还是宣称席位是他们的,让巫统轻易取胜?又或者与希盟非正式结盟?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