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访广岛的意义/陆培春

奥巴马总统决定在伊势志摩峰会后,由安倍首相陪同到1945年8月6日,日本投降9天前,被美国原子弹炸成废墟的广岛一游、献花外,还想参观广岛和平资料馆,了解实情。

行将卸任的奥巴马此行,与其说是为了消灭核武以拯救地球,毋宁说是要使这广岛行之秀,变成相扑力士得胜后意气轩昂地退场的“花道(通道)”,以载誉引退,留下“遗产”,成为名总统。

美国忍心在广岛和长崎两城市投下杀伤力巨大的原子弹,顷刻造成14万与8万人死亡,有后遗症者数以万计,基因受损导致下一代畸形,后患无穷,乃人类史上最大惨祸。

很显然,当年美国拥有这惊人武器,并不满足于荒野里的试炸,也想在真正有人烟之处炸炸看。两城化为废墟,科学家即刻进城作精密调查和收集数据,在在证明那是一种丧尽天良的人体实验,倒霉的却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妇孺老幼罢了(炸长崎根本没必要)。

非“谢罪之旅”

上空温度高达摄氏三四千度下,铁块变形,肉做的人体更惨,不变焦炭,便瞬间融化,皮肉模糊,不成人样。如此这般滥杀无辜,显然是战争犯罪,不少日人希望奥巴马会道歉赔罪,但他拒绝,表明那不是“谢罪之旅”。

总统应想想,何以美国人心肠那么黑?若日本人以牙还牙,也在华盛顿和纽约投原子弹,他又有何感受?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美国人有美国人的“大道理”,他们主张原子弹拯救了数以万计的人命,包括日美双方军人,如无此弹吓昏好战天皇,战争延续,冲绳战后再来个“本土决战”,日美大军在列岛各地会战,互相残杀,相信双方战亡者将是广岛和长崎的数倍,上百万也不出奇。

以小换大,减少损失,未必没道理。难怪众多美国人反对其广岛行,不同意赔罪。

原子弹炸军国日本,正如银角背光里暗,有反正面,孰是孰非,难一刀切。总之,战争最残酷,没有双赢,只有双输,最好勿挑起。

“天罚”论找到市场

马新两国教科书,都断言苏联参战,是迫使日本投降一因,此外,美国新型炸弹——原子弹,是令天皇不得不在1945年8月 15日正午通过《玉音广播》,宣布无条件投降的重大因素。

若天皇提早10天,美国投弹前做出“圣断”,则20余万日人可逃避被炸之灾,安然无恙,也无祸根残留数代,的确可惜。

对于天皇决断,日方不愿追究,乃原子弹祸害问题一大迷思,有待后人加油。    

前来屠杀我无辜民众的日军部队,多来自军都广岛,特别凶狠毒辣,刀下不留情,故马新两地民众暗自庆幸天公有眼,让其家乡饱尝“原爆”苦难的滋味,于是“天罚”论也找到了市场。

作为受害者,那心理和评语是可理解的,但不妨冷静想一下,如同意滥炸滥杀的行径,则难保美国不会如法炮制,有一天也在槟城或新山投掷原子弹。

另一“死角”是,以中国为首的国家与人民,长期在抗日战争中所付出的代价,并未获正确评价,仿佛是两颗原子弹定天下。

需知在日侵战争中,中国人民伤亡3000万,分散日方战力;越南因侵略者粮食政策失误饿死200万;新加坡华侨大屠杀牺牲5万;我国在惨无人道的军政下伤亡亦达30万之众……,这巨大牺牲,才是迫使军国主义最后倒台的真正原因,而非仅靠两颗新型炸弹——“胖子”与“小男孩”。

美国也是核武恶霸

我们欢迎奥巴马访问广岛,多了解其自身武器的可怕威力和对人类造成的凄惨祸害,有百利而无一害。

刚上台因主张废绝核武而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他,应深知美国也属威胁地球的核武恶霸之一,拥有原子弹多达6970颗(全球1万5350颗,俄国名列世界第一,共7300颗)!

奥巴马的广岛行,可谓身负重任,也是划时代之举,会给人类历史添一页新章,希望大捞名利,同情广岛人处境时,莫忘自己也是战胜国代表、亚洲受害国代言人,并应利用此良机严正抨击战争祸首——日本军国主义和罪魁祸首的重大罪行,一针见血地揭穿安倍等右派政客图谋利用核弹祸害来渲染“受害”意识的政治阴谋。

若只顾一己之利或身后荣誉,不愿从远大见地,站在所有战争受害国立场上,向历史交代,与军国主义和极右政权划清界线,此行便会沦为私人旅行,去了白去。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