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政党的命运/罗汉洲

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分析火箭这次败阵的5个因素,阿德南效应列为第一。

这是无可争议的因素,没有人否定这个结论;其他因素如选民缺乏长远眼光、金钱政治、竞选机制等等则是见仁见智,各云其是。



可见张健仁和他的火箭同志都承认这次州选举,行动党主要是败在阿德南手中。

阿德南出任砂州首长两年以来,对砂州华人释放很多善意,他没抱怨华人在上次州选时大力支持在野党,反而“以德报怨”,拨款给华小和独中,尤其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这一招,姑不论其实效如何,但其情可鉴,已博得砂州华人(甚至包括全国华人)对他刮目相看,好感油然而生,阿德南效应乃对华人发挥巨大吸引力。

兴衰操在首长手

阿德南效应既重挫行动党,理所当然的就帮了人联党大忙,该党在2011年竞选19席,中选6席;这次竞选11席,中选7席,席位增加不算多,但中选百分比却翻了一番以上,亦可谓一洗颓势。

人联党在上次选举中大败给行动党,评论人也有一个共同结论,那就是败在白毛(当时的首席部长泰益马目)效应。



原来白毛涉嫌贪赃舞弊事件已成了公开的秘密,也已惊动了中央,虽查无实据(总检察署已故官员安东尼凯文于2014年7月22日指泰益是“天才”,400份指控他的资料竟找不出涉贪证据),但已如见其肺腑焉,加上他一向不重视华人的文教经济权益,引起华人反感,乃于2011年用选票向他说“不”,人联党遂成了代罪者,是为白毛效应。

换言之,人联党兴衰成败的命运原来并不操在自己手中,而是操在首席部长手中,首席部长若能得到华人欢心,人联党就运至风送滕王阁,得到华人的支持;反之,倘若首席部长忽视华人权益,惹怒华人,人联党就运去金成铁,华人转而支持反对党。

至于行动党,它的兴衰成败命运同样不操在自己手中,也同样操在首席部长手中,只是运程与人联党刚好相反,人联党兴,它就衰;人联党衰,它就兴,兴衰契机则由首长操纵,予之夺之由首长对华人的态度决定。

成也巫统败也巫统

事实上,西马的华人或华基政党,如在朝的马华和民政,以及在野的行动党也与砂州有相同的情状,它们兴衰成败也不操在自己手中,而是操在执政主干党巫统的手中,如果巫统对华人释放较多的善意,马华和民政就兴,在大选中大有斩获,行动党就衰;反之就是行动党兴,马华和民政衰。

其实,我们很难说马华和民政没有为华人争取权益,问题是巫统答不答应,巫统不答应,就是政府不答应;如果马华和民政又不敢力争,不敢有较强硬的立场,华人就得不到应有的权益,华人自然大感不满,马华和民政就在大选时受到挫败,行动党就乘机而兴。

总而言之,东西马的华人与华基政党不论朝野,都有相同的遭遇,即兴衰成败的命运都操在别人手中,即连官职也只能任人配给,它们最多只能尽尽人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