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朝好办事?/官泰发

国内外近来的一些言论,真有点让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搞不清这些人究竟是为了博取宣传,还是真的拥有真知灼见。

先说台湾死囚郑捷被枪决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台湾媒体都巨细靡遗报道了这一则新闻。与此同时,一些参与其中的专业人士的谈话,简直令人感到荒谬。



例如受命担任枪决法医的新光医院乳房外科主任郑翠芬向媒体指出,她曾问郑捷“最后要不要跟被害人家属道歉?”郑捷冷回:“我道过歉了。”她依例问郑捷要不要打麻药,郑捷当时还是怕痛,因此要求注射麻醉剂,她为此斥责“被害的人也很痛”。

另一边厢,曾经辅导过郑捷的“教诲师”张柏舟在上电视节目时透露,虽然郑捷总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但经过他的分析发现,郑捷是最怕死的。他还说,一个死囚最大的凌迟就是“等死”,他相信“郑捷在5时多时就已经闪尿了!”

专业人士不再专业

综合而论,大家好像就是想看到郑捷怕痛怕死,惟我认为越是聚焦谈论郑捷是否怕痛或怕死,只是越彰显本身的肤浅,因为郑捷一开始就是一个不敢自我了结的孬种。

台湾社会理应深入讨论的一点,就是这种迅速处决郑捷的方式,是不是反而让郑捷“求仁得仁”?是不是变相鼓励更多病态凶徒模仿郑捷的方式求死?又或是理应具备专业的媒体及专业人士的不专业,正是造成病态凶徒行凶的原因?



无独有偶,国内自砂拉越州选结束后,媒体及舆论也出现这种似是而非的言论。许多人针对砂拉越没有华裔副首长一事,大肆批评新首长阿德南出尔反尔,面子书更是有很多人耻笑华裔选民遭到欺骗。

“责任政治”被抛开了

事实上,发表这类言论的人士,同样只会令自己显得肤浅,因为所谓“有人在朝好办事”的种族政治思维,或许正是砂州一直拒绝西马政党东渡的其中一个原因。

我想如果我是一名砂州华裔选民,我不会认为我投下手中一票的目的,是为了让华基政党领袖出任副首长或担任某某官职,我应该只会在乎整个阿德南团队是否为砂州带来福音。

当然,我不说你应该永远不会知道,最亲密的战友就是最危险的敌人,个人经验显示,在生活中把你害得最惨的人,通常就是你所谓的同胞。所以有人在朝好办事是个笑话。

我只对砂州选举有一个问题,为何选完后大家都是赢家?民主政治所崇尚的“责任政治”,也就是为败选负责,一鞠躬下台这事儿,好像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简言之,大家都在玩假的,你又何苦拼了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