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供应急挫引担忧/白文春

大马广义货币今年3月的增长率写下至少18个月来的新低,按年增幅低于1%,反观2月增幅约为3%。

在这之前,广义货币去年初的增幅仍有6至8%,属于相当强的水平。即使是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期间,在当年表现最弱的7月,货币供应按年增幅仍有约5%。

由于国家经济在某种程度上依赖政府挹注资金提振,如今政府削减公共开支,料将显著冲击经济增长。

借古鉴今,这意味着什么?

广义货币供应近几个月大幅放缓,传递一个强烈的讯息,即大马经济有些层面不对劲,市场对货币的需求已下跌至一个令人不安的偏低水平。

套用一个让一般人容易明白的例子来形容,假设通货膨胀增长率为2.5%(官方预测),而货币化的增长率为1.5%,那么,货币供应需增长约8%,来支撑今年4%的经济增长率(官方预测)。

然而,随着目前货币供应增长率已下跌至1%以下,这是否意味着经济增长率可能低于 4%?

我相信,货币供应的急速下行,是因为国家银行及银行体系的外国资产净值同步下跌所致。

我不完全确定这点,但令吉汇率今年来大幅回升,国行在重估外国资产价值上面对亏损,导致外汇储备金下跌,或是其中导因。

政府资金紧缩

更重要的是,货币供应的大幅走缓,和实体经济活动脱离不了关系。事实上,这是政府营运活动过去数月萎缩所致。

反观去年初,政府营运活动仍取得高达30至45%的强劲双位数增幅。

这反映政府刺激国家经济的拨款额或公共开支大减,而这是因为原油收入大跌,政府资金紧缩所致。

这也是政府调整2016年财政预算案的原因,以削减高达80至100亿令吉,或约等于国内生产总值1%的公共开支。由于国家经济在某种程度上依赖政府挹注资金提振,如今政府削减公共开支,料将显著冲击经济增长。

无论如何,随着油价已从今年初的低点大幅反弹,我们可以预期,政府未来数月或将撤销原本拟在今年削减的公共开支,这将有助于缓冲对整体经济的不利冲击。

私人界需求下跌

私人领域对资金需求的下跌幅度进一步恶化,于今年3月按年增幅只有7%,反观去年初约为9%,也是货币供应增长显著放缓的另一主因。

这隐示着,私人领域的商业活动也正在下行,对货币的需求也因而降低。

我相信,在国内外经济与营运环境皆举步维艰下,商家们皆削减开支和减少消费。

私人领域放缓部分主因可归咎于政府削减公共开支的负面效应,尤其是那些依赖政府合约的商家。

此外,油价下挫则影响石油与天然气领域的投资。更糟的是,当局前几年祭出的各项打房措施,令房地产领域也陷入一片低迷。

事实上,房屋贷款批准额去年下跌15%后,今年首季进一步下挫23%,显示房产领域的问题恐将于明年进一步恶化。

目前仍有一些房屋计划持续进行中,房贷增长率也仅从去年初的约13%,于今年3月稍微放缓至11%。

这或在某个程度上协助缓冲货币供应增长的跌势,但未来数月货币供应或将进一步下滑。

企业贷款放缓至5%

政府早前宣布全面冻结引进新外劳,料已严重打击制造业,加剧货币供应与需求的下行。

结果,资本财货入口额今年首季大跌,企业贷款按年增幅也从去年8月的12%高点,于今年放缓至5% 。企业存款3月按年增幅也下跌4%,显示商家在现金流吃紧下,被迫提出存款来应付各项付款。

消费者开支也许相对持稳,但有关增长率不会过于强劲。事实上,消费信贷增长率已从去年初的逾3% ,于3月份放缓至低于2%。

打债措施奏效

不管怎样,信贷增长的放缓幅度并不过于急速,针对这点,必须承认国家银行的各项紧缩措施已有效控制家庭债务,避免更多家庭过度借贷进行消费。

目前有待时间证明的是,国行在新总裁带领下,会否放宽各项紧缩措施来支撑经济增长。

若他没采取任何行动,我会更担心国家经济的前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