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沦为“死亡商人”/陆培春

 在本栏刚写了< 日本插手南海问题>,日本即宣布租借5架TC90双发涡桨巡逻机(二手货)给在南海争议上与华对抗的菲律宾,虽曾是训练自卫队飞行员的教练机,但装载对空侦察雷达,可监视南海中国空军动静。

菲国巡逻机活动范围半径仅300公里,TC90是其2倍。据说将来日本还会提供性能更好的二手P3C反潜巡逻机,防卫省官员洋洋得意地说:“这会对中国形成一定的压力”,而今年3月发布的2015年版《开发合作白皮书》也扬言,要确保南海安全,需加大对东盟各国的“援助”力度。

积极对菲提供军援,意味着日制武器出口增多,会使南海争议升级;中菲关系恶化,无疑会威胁东南亚地区的安全。日本不当和事佬,反而源源不断供应武器加剧菲中对抗,显然违反了战后禁止出口武器的重大原则。

自夸“和平大国”的日本,竟摇身变成出口武器的“死亡商人”。对外军援军售规模与类型扩大,不仅是日本本身重大问题,也是战争受害国不能等闲视之的。对于为何急于军援菲越,安倍首相语焉不详,但眼前残酷事实告诉人们:利用她们来个蚍蜉撼树,本身不必出动军舰战机,就可曲线抗华和增强对东盟的影响力,何乐而不为?

防卫政策大改变

资料显示,日本早在1953年就向泰国出口5万发炮弹。翌年出口7架可攻击地面目标的飞机。1958年出售36架训练机给菲律宾。1967日本批准制造枪弹的设备出口菲国,可见在和平宪法下出口武器是古已有之,于今尤烈罢了。同年,日本披露《武器出口三原则》,虽非直接法律规定,但却是限制出口和运用武器的原则。如今安倍可说是日本武器出口解禁的“功臣”,曲线抗华外,还积极出口武器。2014年4月,内阁会议通过《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以取代上述《出口三原则》,只经审查便可出口,乃防卫政策一大转换。

去年10月,安倍成立作为防卫省外局的“防卫装备厅”,负责出口及跟他国共同研发军备的业务。只是尽管安倍如此这般积极,但人们对其新政策仍不安,世界对日本武器的期待也不大。在他看来,解禁算成功的一半,若销量增加,成本便降低,有利于新武器研发。当然,唱反调者也不少,理由一大箩:价格昂贵、日元暴涨、日货口碑欠佳、在全球具竞争力的产品很少……。印度、越南和我国,均对其武器评价颇高,但价格之高却把她们吓走,而富甲天下的新加坡,原是美国老主顾,会轻易舍美取日吗?

与澳洲生产潜艇

日本也图谋通过联手生产武器的途径以提高技术水平,免得太依赖美国。最近原想与澳洲合作生产潜艇,除了可提高制作水平外,还能通过日澳美三国军事合作以加强“反华包围网”,可谓一箭双雕,但最终澳洲不敢得罪中国而选法国为伴,使安倍气急败坏。    何况,上述《转移三原则》,毕竟是安倍政权及内阁擅自决定之物,仍未在国会通过和接受在野党的洗礼,若被批评对战争起推波助澜作用,或忧虑使用目的不明,一旦转卖落入恐怖分子手里,祸害无穷,则在国会流产,无法通过。    日人也常用“死之商人”一词,即以卖武器发财的“死亡商人”,著名重工厂如三菱重工业、川崎重工业、日立、东芝和新明和工业等,当然也不想因出口武器而被人扣上“死亡商人”的帽子,形象大跌,得不偿失。

经济萎靡怪中国

去年5月,横滨举行首届“防卫样本展”,即武器展,日企和政府机构的展厅,也不敢摆出具巨大杀伤力的枪支或导弹什么的,怕太敏感而打击形象,反之,一般日人心理上仍无法接受和平大国的变质与“死亡商人”那盘生意经,证明日人仍爱护和平,反对战争。只是安倍野心勃勃,此崇高理想已被蚕食,迟早一日,他们会对这种商人或生意经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当然,聪明的安倍诡计多端,正如“安倍经济学”碰壁,日本经济萎靡不振,他就埋怨中国经济衰退害到日本那样,故也会继续鼓吹中国威胁,指她在南海建军以“改变现状”,在钓鱼台海域“侵犯日本领海”等歪论,以激化东盟国家与华的矛盾,为其出口武器政策铺路,扩大经贸市场和刺激日本经济复苏。对此,东盟务必小心,千万不可轻易上当,间接帮助日本摇身变成“死亡商人”。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