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错读砂州选信号/李耀明

阿德南团队赢得72席、近64%总票数,肯定不会令人惊奇。那只是一个正式的肯定。丹斯里阿德南近两年前就开始努力,布城也用同等活力助选。那么,华人选票回流,国阵重新得到人民的支持了吗?

倘若我是国阵高层,我自然会为成绩而感动,但我不会过于兴奋流泪。这远远不是“快乐的日子回来了”的信号。

希盟本身未遭重击,而是它所标榜的半岛政治理念、风格和课题遭唾弃。他多次讲明,半岛以种族宗教为政治资本的嗜好,在砂州不受欢迎。他也不是“白毛”(民望低的前任首长),不承认统考是“笨蛋”(又挖苦联邦政策),若巫统来砂州,他次日就辞职等等。事实上,竞选活动要旨是——不允许来砂州捣乱。

阿德南要州政府代表州内的多元遗产,因此,全力支持人联党(2011年州选举的最弱一环)——投人联党一票,就是投阿德南一票。他知道,这么做是冒险把人联党的问题变成自己的问题。那就塑造了他的领导风范!

他打从一开始就夺走了希盟的战场。这不是很有启发性吗?

国阵可有样学样

他显示了那是行得通的。不管砂州有什么条件允许阿德南那么做,半岛也有其他因素让国阵有样学样。毕竟,后者掌握了联邦预算大权。

国阵可以从认真聆听所有成员党开始,然后,所有决策完全由国家原则引导。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要是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在第14届大选采用阿德南的方法,希盟就有难了。为何林冠英要暴露反对党的弱点?或许他真的相信纳吉不会在半岛采用“阿德南模式”?

阿德南的政治智慧让许多人喝彩。我把它看作是:理性思考+做相应行动的强烈个性。虽然我们因有勇于行动的政治人物而感到欣喜,但是,我们也要反省:政治人物有理性、勇于行动就被当作英雄,我们到底是怎么了?那不是一个核心价值/资格吗?有那么了不起吗?

我们必须要求政客符合更高的基准。不过,现在我们先要庆幸有阿德南。

国阵不应从第11届砂州选举解读错误的信号,因为我认为希盟不会解读错误的信号。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