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提“兄弟邦”,针对蔡英文/邵宗海

台独概念根深的辜宽敏,2016年5月3日在台湾各报刊登巨幅广告,倡议“兄弟之邦,面对中国的和平底线”的主张,其主要内容主要是针对北京在蔡英文就职之前屡屡提出“九二共识”的施压表示不满;另外则是表示希望替蔡英文代筹,在民进党新政府不能接受“九二共识”的前提之下,希望提出这项“兄弟之邦”的两岸定位主张,盼能作为替代方案。

当然,“兄弟之邦”的主张已不再是新意,最早是在2012年1月20日,当时辜宽敏在接受《自由时报》专访时就说,民进党不必修改台独党纲,但应定调“台湾与中国是兄弟之邦”。不过,注意当时辜的看法,应是针对民进党的中国政策,认为它的中国政策是空的,因为“台湾共识”与“台湾前途决议文”都是对内的主张,而不是对中国的主张。接着在同年10月29日,辜再度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强调此一主张。

直接挑战北京红线

可是在2014年6月12日,当前国台办副主任孙亚夫来台访问时,辜宽敏还当面提出这项看法。加上在这次广告的说明里,辜又特别提起美国前亚太副国务卿阿米塔吉,曾经帮他把“兄弟之邦”的主张带到北京。甚至于2013年10月在上海举行的“第一届两岸和平论坛”上,深得辜宽敏信任的新台湾国策智库董事长吴荣义,就曾向大陆官方及学界提出两岸为兄弟之邦的构想。这表示辜的这项“兄弟之邦”的建议,并不是只针对民进党的批评,也有很大的成分是希望让北京能够理解到他的一份诚意。

可是,任何一位稍微了解北京对台政策的人士都清楚,辜宽敏的“兄弟之邦”的主张由于是建立在两岸是国与国的基础上,加上辜在广告上又认为“台湾是一个移民社会,移民社会最终会形或一个独立国家,这是历史的必然”,或他说“台湾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不属于任何国家,也不是任何国家的殖民地”,这些说法都明显指出:他已经直接在挑战北京的红线,当然这中间就完全不存在北京会对他建议有考量的空间。

北京不会接受建议

实际上在整段广告说明里,辜宽敏是非常清楚北京是不会接受这个建议方案的,他曾提到“兄弟之邦”的提出,是对中国展现一种善意与诚意,希望他们能认真思考。但是,他也很坦白的告知:“现在也许他们未必能接受”。

那么,当辜宽敏知道北京根本不会理会他的建议时,5日3日广告主要的作用,是否又回到原来批评蔡英文两岸政策的构思?这个答案,显然是非常的肯定。我们先看下,广告的主题是“兄弟之邦,面对中国的和平底线”,这已是政策宣示;再看下广告刊出的时间点,距离520就职演说已不到20天,这对蔡英文施加压力的动作早就不言而喻;如果这些说明还不足以来支持说就是针对蔡英文,那么广告里面有段说法可能是更加直接表达,辜说:面对中国,“民进党不能没有政策或对策,这是蔡英文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可是“我们台湾对中国政策是什么?所以我才提出‘兄弟之邦’,用意就是说,这是我们对中国政策的底线,而且是和平底线?”

(作者是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