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者不苦恼/玛丽娜马哈迪

我在前几天偶然发现一句名言。它是由一位在纳粹大屠杀期间获得德国村民拯救的孩子,现在名叫皮尔索瓦格(Pierre Sauvage)的电影制片人所说。他在长大后访问村民,并发现了一点:“苦恼的人,不会行动;行动的人不会苦恼。”

换句话说,当谈到做正确的事情时,那些采取行动的人不会花很多时间去思考为何不这么做的原因。

一切都为了解决问题

这或许真实描述了所有想要在社会中行善的人。如果他们看到需要帮助的人,他们会开始思考如何帮助他们,而不是期待别人这么做。这就是为何人们在灾难发生后开始施舍食物、收集衣服和生活必需品,或是为盲人阅读;又或是坐船运送救济品给滞留海上的难民。

这样的人不会在意需要做多少事情,需要花费多少金钱,或是会面对什么风险。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成为阻碍行动的障碍。这样的人乐观进取,而且他们很多时候都比较有效率。

反之,那些或许心存善念的苦恼者可能花很多时间苦恼他们的潜在作为将导致什么结果,进而变得过于缓慢或完全没有做到任何事情。如果皮尔索瓦格的救星为了如何拯救他或其他数以千计的人而苦恼,他可能无法幸存并成为电影制片人。

我记得一名读者曾针对我提及已故王妃戴安娜在医院无惧的拥抱爱滋病患者,以身作则粉碎这些人所面对的恶名及歧视作出回应。“我们不能这么做。”该名愤怒的读者说:“万一他们的性别与我们不同。”

我只想说我们今天记得戴安娜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不为这类问题苦恼;任何面对痛苦的人都需要安慰。这与她无关,而是为了他们。

大多数的我们,包括我自己,花了很多时间苦恼如何作出生命中的重大决定;一旦它需要花钱,改变平常的生活方式或涉及一些个人风险,则我们显然会再三思考。很少人会急于购买房屋、嫁人及移民、或是未仔细思考各种因素就接受大手术,并为此耗费了许多时间。

不过,当我们顾及他人及对他们做好事,则犹豫不决可能不是最好的回应;特别是因为虚构的理由而选择不做某事的思考。

只做自己相信的事

我知道有人连一个字都没写之前,会担心是否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张贴在部落格,他们相信此举会引起当局的负面反应,因为他们看到其他部落格作者的遭遇。

这正是当局想要的自我审查,民众因为对后果感到过于恐惧,因此,连一个字都不写;问题是他们所写的东西可能无法吸引他们所恐惧的人的注意,或牵涉的人很少。这听起来可能令人沮丧,但如果你担心极其糟糕的后果,那为什么它是你不表达想法的借口?

同样的,有很多人说他们无法做我和许多其他活跃人士所做的东西,因为他们可能失去很多东西。事实上,我们也是一样。被拘留一晚或两晚,这是一个我希望我永远都不想拥有的艰难经历。然而,活跃人士只做他们所相信的事情。他们不苦恼,他们行动。

勿任由苦难降临

如果我们看到一些将导致未来极为痛苦的可怕错误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可以很容易闭起眼睛和耳朵,并希望它们全部会自动消失。不过,除非我们采取行动,否则,它不会消失。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不论种族、 宗教、 年龄、 职位和政治信仰,正尝试采取行动及纠正错误。对于一些人,它看上去可能毫无意义,但它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采取行动的人总是可以趾高气扬,因为他们试图做一些事情,而不是被动地任由苦难降临。对一些人而言,他们可能愚蠢,但迄今已有逾30万如此愚蠢的人。

因此,问问你自己,你是一个苦恼者或行动者?如果你是后者,就签个名字。

(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