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插手南海问题/陆培春

甲乙两人在街上恶脸相向,破口大骂,差点就演全武行,气氛极其恶劣,偏偏这时有位具有犯罪前科的旁观者,居然不扮演和事佬,却给一方以武器,煽风点火,其恶果可想而知。自然,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第三者的他则从中得了利。

目前,军事大国日本在南海岛屿主权争议上,频频对正在与中国剑拔弩张的越南与菲律宾提供军事援助,做法如上述趁火打劫者所为,危险至极,万一擦枪走火,必会破坏南海区域的稳定,给周边国家带来巨大灾难。

发动侵略战争,造成2千万亚洲人伤亡的日本,战后深刻反省,制定了一部《非战宪法》,放弃战争,专守防卫,严禁武力解决国际纷争,出口武器和对外提供军援。这一切显然是和平主义的至高境界,也是战后日本人的最佳抉择,足以令邻近曾遭军国主义百般蹂躏的亚洲各国信服的保证。

提供武器推波助澜

以前,连民用四轮驱动车在中东战区被改装为战争交通工具,日本国会也议论过是否属违法的出口武器,如今慷慨赠送军舰给菲越,当然非同小可,两国有军事大国日本撑腰,自然胆大包天,敢于与中国一拼。关键问题是日本民众是否同意安倍如此这般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与华不和的菲越两国均受美国影响,尽管越战当年,美国曾用战机把大量毒剂撒遍北越,造成国土污染,畸形儿童不幸诞生;日据时期,日本的粮食政策造成200万越南人饿死,同样凄惨,但“敌之敌是友”,越南不计前仇,联美联日抗华。另一厢,菲国则使用诡计,妄图借旧宗主国美国的外力打击中国。

在极右首相安倍晋三的所谓“积极和平主义”旗帜下,他已组织了“中国包围网”,菲越两国自然就成了其忠实盟友或棋子,借两国之力打压中国,自己隔岸观火,不是上上之策吗?

目前,中日两国为了钓鱼岛主权争议而陷于擦枪走火的超危险状况,利用第三国骚扰中国,对日方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何况菲越两国擅长制造事端,可给中国带来更多莫须有的麻烦,安倍外交则收事半功倍之效。2013年7月,安倍表明要通过政府日元贷款给菲律宾提供10艘巡逻船。2014年9月,岸田文雄外相则指责中方向越方船只发射水枪,是“中国单方面采取具挑衅性的海洋进出活动之一环”。 

积极拉帮结伙抗华

两三年过去了,安倍和岸田两人立场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连自卫队也公然访问越南金兰湾军事基地,证明利用菲越围攻中国乃长远战略,不会掉头跑的。只是,这种做法无异是继续鼓励两国与华进行“军备比赛”,把精力花在军事上,而非经济建设,对改善民生毫无好处。

另一方面,日本也试图与澳洲联手生产潜水艇,无非也是一项抗华战略、“围堵中国”的一环,但澳洲深恐得罪中国,改与法国合作。日本那么积极在军事方面拉帮结伙以抗华,而非通过亲善交流或面对面对话,显示了安倍的政治姿态是好斗和对华不友善的。可他是否想过,如此积极仇华反华,有何益处?与其斗气闹僵,不如和好如初,优先发展经贸合作关系,使两国老百姓互相尊重,和睦共处。

媒体忽略仇华策略

不幸的是,日本媒体报道这问题,往往搬出“援助”、“交流”和“合作”的观点来评论,忽略了安倍的仇华策略。这些美丽辞藻,使军事对立升级的危险成分被淡化和漂白了,不知不觉中,爱好和平和反战的日本人也麻木了,还以为安倍是个和平主义者,其“积极和平主义”正发挥着巨大力量。

从我们主张中立的东盟十国的角度来看,南海争议理应由有关国家解决,外人插嘴,于事无补,也会节外生枝,使东盟内部意见分歧,何况提供武器或“军事合作”,会变成火上浇油,愈演愈烈,不发生战争才怪。假如真想从旁协助,也只能提供对话平台,建议通过司法和平解决,而非供应杀人武器,制造紧张,加剧挑衅式的片面行动,都不是“积极和平主义”的真髓。

日本人钟情“逆发想”,以反对立场思考问题,那么把中国这邻居当宝贝,与之和平相处,甚至把祸根的钓鱼岛建设为“中日友好岛”,共同开发,较诸使它变成满布硝烟的火药库,不是更好吗?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