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曼乌江重出江湖/李耀明

拿督斯里阿兹曼乌江(朋友称AU)整个成人生涯是在马新社学习、实践和成就事业。他从稚嫩的20岁开始,8年前以50之龄退休。

3月,他重出江湖,担任马新社主席。阿兹曼创造的纪录很可能无人能比:从实习记者到各组编辑、总编辑、总经理(总执行长)到主席。他连续37年服务,加上现在2年的委任,将会服务马新社39年。我10天前与他叙旧,我们的部分对话如下:

问:你在马新社的事业已令人惊叹,获知受委主席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答:我想到的是,当局到海里寻找新主席,结果捉到了同一条鱼!2008年时任总经理的我退休前,我已在马新社待了37年,从最低层升到最高。那是漫长的旅程。马新社一直是我唯一的雇主,当然受委总编辑(2004至07年)是新闻从业员生涯的最高点。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当马新社主席,那个时刻到来时我非常情绪化,因为我把马新社当作是我的大学。

我接受了委托,要加强编辑产品和我们的核心业务——编辑新闻的品质,找回马新社的辉煌岁月。

48年前马新社成立以来,媒体环境有了戏剧性的改变,马新社的每一个人要与趋势和发展并行,让国家新闻社保持重要性,是一个挑战。

访问李光耀最难忘

问:最有趣的访问对象是谁?

答:我做过无数次访问。本地有两个伟大的新闻制造者与众不同:敦马哈迪医生和沙巴州前首席部长丹斯里哈里斯沙烈。他们知道记者要好的故事,而从未让人失望。其他难忘的访问是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另一个伟大的新闻制造者)和马共前领袖陈平。

问:身为整个职业生涯在半岛度过的砂拉越人,你对我们的融合努力评价如何?双方还可做得更多的是什么?

答:我想,如果半岛的大马人采用沙砂两州的模式,融合努力会更有效和成功,我的意思是两州的大马人不制造种族和宗教课题。彼此有完全的容忍和尊重,不因种族和宗教差异而争吵。事实上,这些差异让我们更团结,这听起来可能很讽刺。

除贫发展引注目

问:你能在本区域实质上第一手地观察政治、社会和经济发展。你认为最引人注目的发展是什么?

答:本区域最引人注目的发展是各国铲除贫穷发展经济的成功故事。即使领袖来来去去,本区域要拥有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制度,是非常重要的。在经济上,东盟是必须面对的力量,让我们希望本区域在未来能更大步前进。

问:对寻求以新闻从业员为事业的人有何劝告?

答:新闻业不是跳到更有“报酬”的事业的踏板。只要你有热情,经济报酬会退居次要,你写的故事和文章如何影响或正面地改变社会,才是推动你的因素。记者可以批判,但必须永远是建设性,不能是毁灭性。我们必须有责任地实践新闻自由。

问:当好记者的窍门?

答:永不满足于向访问对象提问平凡或机械化的问题,尽可能得到最好的故事。那样才能算是完成工作,因为已经尽力。不管做什么,尽力总是不会错的。我讨厌马虎的工作。

问:你如何能赢得雇主的信任,并容纳政府诋毁者的批评?

答:或许因为我上述的哲学,我赢得了雇主和老板们的信任。我不记得有被诋毁者批评。

附笔

让阿兹曼担任此重要职位,我认为是明智之举。我们没有本钱把国家新闻社的该职位当作是听话的退休公务员或忠心的政治助理们的“报酬”。

那是分隔政府和国家的最后遗产。说到底,Astro、首要媒体(Media Prima)、Redberry和星报媒体集团的底线还是要盈利,而马新社则攸关一个国家的信誉。

马新社不能是任何执政党的媒体工具。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