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自相残杀/南洋社论

砂拉越州选举星期一提名,民主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议席分配谈判破裂,在6个议席“同室操戈”而成为话题。 

行动党与公正党领袖针对议席分配早前已互相隔空批评,当时双方是指在5个选区仍在协议。不料,提名日却出现6个选区上演自相残杀的局面。 

两党之前通过中央领袖协商选区分配,但公正党砂领导层不满所获得的一些原住民选区难打,而该党赢面较高的原住民选区则分配给行动党,要求同行动党再协商。 

提名当日,公正党被指派人上阵原本属于行动党的5个原住民选区,而行动党也还派出巫裔候选人,在原是分配给公正党的峇都吉当出战。

这意味着,两党在在峇都吉当、曼旺区、成邦江、牛麻、姆伦及姆鲁6个选区都派人上阵。 

上届砂州选举,砂州公正党在角逐的49个议席中只中选三个议席,行动党竞选的15个议席赢得12个议席。

砂拉越州选举在野党争议席闹分裂,双方在提名后仍然各执一词,纷纷指责对方不是,这种现象早在预料之中,毫不令人惊奇。

从3·08到5·05,反对党凝聚力量抗拒国阵,喊出推翻国阵政权、入主布城的口号,两届大选虽然功败垂成,但行动党却崛起成为反对党联盟中势力最强大的反对力量,在反对党联盟中俨然成为老大哥,睥睨一切。

伊斯兰党要在我国实现回教国,决心在吉兰丹州实行回教刑事法,率先撕裂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原本已经“貌合神离”的关系,公正党在狭缝中似推又迎大耍太极的手法显然也令行动党不快。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在行动党眼中也不值一哂。行动党领袖飞扬跋扈,对友党不假词色的作风其实已埋下相互倾辄的祸根。

独立以来,国阵掌政数十年,经历多届国州选举,虽然国阵稳固势力无法动摇,但政局一直在改变。2008年,全国大选掀起政治海啸,国阵山河几乎一夜变色。

反风于2011年也蔓延到砂州选举,虽然无法改变砂州执政格局,但城市选民求变心理已经不言而喻。

2013年全国大选,砂州华人区反风持续强劲,国阵兵败山倒,在野政党踌躇满志,寄望2016年砂州选举再次攻城略地,改写战果。

本届砂州选举,阿德南大施雨露,一招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兵不血刃,靠华人票胜选的反对党大失所措,虽然强打一马发展及首相接受献金风波,在城镇地区可能会争取到民众的支持票,但在通讯相对较落后的砂州偏远郊区,相信无法取得实际效果。

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的共同敌人是国阵,两党绝非没有意识到当下不利的形势,但谈判无法妥协所引发的自相残杀局面,印证反对党联盟的不成熟心态,也可能因此要吞下苦涩的战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