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辅助,拥屋自住不是梦!

千呼万唤,这次政府终于出手了!

在年轻的新生代、首购族呐喊屋价太高、买不起房的闹嚷中,政府终于出手相救、推出“首间房屋头期基金计划”(MyDeposit),协助月入3000至1万令吉的年轻首购族购屋自住。

无论是购买新屋或二手屋,首购族均可获得屋价10%或最高达3万令吉的辅助金,作为购买售价50万令吉以下首间房屋的首期付款。

在首阶段,从即日起至6月30日,政府将拨出2亿令吉辅助,并公开予首购族申请;若反应良好,则将继续展开第二阶段的辅助计划。

首阶段预计将有约7000名首购族受惠。

申请条件严苛

尽管申请条件比较严苛,包括申请者在获得辅助金的30天内签署买卖合约(S&P),否则就会被取消资格;而且购得的房屋在未来10年内不得转售(若屋主逝世、离婚等原因必须将产权转名给配偶、儿女或任何直属亲属,则须获当局批准)等,但对许多真正想购屋,却又付不起首付的首购族来说,确是机会难得,最好还是赶紧把握机会,趁早申请,毕竟有申请自然有希望。

为了避免申请者滥用,获批的辅助金将会直接汇入发展商的账户,或买卖律师楼(买二手房者)的账户。

对发展商而言,政府出台这项辅助计划,犹如久旱逢甘露,为淡静的房市注入一线生机,暂时纾缓产业滞销的困境;有者甚至希望政府增加拨款,让更多首购族受惠。

据悉迄今为止,已有近万人上网申请,说明申请者相当踊跃;在近万名申请者中以雪州最多,其次是布城、柔州及槟城。

若以一万人(申请者)计算,抽中的几率是66.66%,机会还是相当高。

屋价地价水涨船高

尽管如此,针对这项辅助计划,却还是有人大唱反调。

有人认为这是治标不治本。拨款数额不大、抽中机会也不大,最好还是降低屋价;更有发展商甚至认为,那还不如批准全额贷款、给予首购族低息贷款、豁免印花稅等来得更加实际。

但飙涨了的屋价,说降就降得了吗?尤其是吉隆坡(包括巴生谷一带)、槟城、新山等这些人口稠密的大城市。

屋价高企,高得连一般中产阶级也难以负担时,其实受害的又何止购屋者呢?

很多发展商说,就因为屋价高,结果,导致地价也跟着水涨船高;加上令吉贬值、消费税、通货膨胀等连锁反应造成的建筑成本、运作成本加重,屋价更是居高不下、要降也降不下来。

归根究底,主要关键还在于市场供需、人口成长,以及国内外的政经局势与产业周期决定屋价走势。

房屋供需明显失衡

根据统计数字显示,从2005年迄今,在过去的10年里,尽管大马的产业供应已增长了35%,但在国内各大主要城市却依然供不应求。

房屋数目与家庭数目的差距,纵使从2005年的210万单位,激增至2015年的250万单位,但在过去的5年里,每年完工的房屋数目却逐年减少,平均为8万89间;但同时每年增加的家庭数目,却平均为16万6000个;也即是说,从2011年至2015年,房屋供应不足,每年平均为8万5911间;尤其是可负担房屋领域,不足现象更加严重。

根据世界银行与联合国对可负担房屋的诠释,其价格不得超过家庭每年平均收入的3倍,但大马半数家庭的每月平均收入,根据2014年的数字,却在4585令吉以下;这意味着,大马中等家庭的屋价在16万5060令吉,才是可负担房屋的屋价。

可惜的是,在2014年新发售的房屋中,却只有21%的房屋,售价在25万令吉以下;反之,售价超过50万令吉以上的高档房屋,却占了36%,而有能力购买的人口仅有5.4%,反映可负担房屋与高档房屋明显失衡。

再加上政府相关单位推出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又不足以应付一般市民对可负担房屋的殷切需求,更进一步扩大了可负担房屋的供应缺口,并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屋价猛涨,加剧了房屋的可负担压力,使得可负担房屋对中低收入的人民来说,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收入远追不上屋价

再看大马的屋价,从2009年到2014年,每年平均上涨7.9%,也超出同期家庭收入每年平均7.3%的增长率,收入远远追不上屋价,更使房屋变得变来越难以负担。

根据统计数字显示,一般大马人可以负担、买得起的房屋,平均售价为24万2000令吉,远较世界银行与联合国诠释大马中等家庭可负担屋价的16万5060令吉,高出7万6940令吉,特别是吉隆坡的差距更大,高达21万5680令吉。

因此,为了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未来几年,政府还须加倍努力增加可负担房屋的供应,满足一般市民对可负担房屋的高度需求。也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达到与实现居者有其屋的远大目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