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虚伪中找自由/玛丽娜马哈迪

你不得不佩服一些人。当情况适合的时候,他们可以是无耻的伪君子。

曾说“过度自由是坏事”的同一批人,在他们喜欢的人遭到禁止发言时,可以突然援引所谓的言论自由权利。通常不是有人告诉他们任何新的东西,因为新的想法需要思考;而思考当然应该被禁止。

不过,如果有人证实他们的意见,无论他们可能是多么的错误,则一种崭新的“人权捍卫者”随即突然涌现。

这就是我所说的“人权很好,但是”(HRAGB)的捍卫者。他们是准备并愿意为捍卫自己的人权战斗到死。惟不是别人的人权。

举个例子,如果持有不同观点的人想要说话,这些HRAGB会抗议,因为他们认为那些人会引起“混淆”。现在我们应该知道,任何有能力思考的人可能会被混淆,而那些无法思考或拒绝思考的人,则是属于 “有见识者”。毕竟这是“语义颠倒的年代”。

不过,如果他们或他们的同类想发言而别人抗议,则抗议者立即被指践踏他们所谓的言论自由。然而,如果他们使用这种言论自由来告诉别人,他们可以不发言,但如果他们这么做,就应准备面对可怕的后果则是没关系。

滥用“宗教自由”

它让你思考“自由”一词近来是如何的被滥用。如果你谈论思想自由,其他人则会反驳并谈论被驯服的自由;如果你谈论言论自由,他们会谈论遵从压迫性规范的自由;而没有什么比“宗教自由”一词更遭到滥用。

大多数人认为,宗教自由意味着你可以自由决定要信仰什么,免受任何形式的胁迫。这表示每个人能学习他所感兴趣的任何信仰,并从中选择一个最适合他的精神的信仰;最后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与生俱来的信仰最引起共鸣,惟探索的旅程事实上是在加强这个信仰。

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宗教自由只意味着拥抱一种宗教的自由,甚至不能考虑任何其他宗教。对于那些碰巧出生在这么一个宗教的家庭的人,则他们没有在长大以后选择离开它的自由。或者实际上做出留下来的有意识决定。我们毕竟应该享有自由意志。

这就是一些人所坚信的遭到歪曲的自由。言论“自由”实际上意味着“我可以自由地辱骂你,但你不能自由地辱骂我”;它同时也意味着“我是一个敏感的人,而你是一些我不认得的硬壳生物”。

揪出虚伪脸孔

我也经常听到人们谈论“过度自由”。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词,因为哪里是“刚好”的标杆?有些人甚至描述世界人权宣言作为一份文件,让人们享有“过度”自由,而“有些宗教”也是一样。

任何阅读世界人权宣言的人会意识到它所描述的人权是非常基本的和普遍的(例如姓名权,或享有最高水平健康的权利),以及所有宗教都论及人权和责任,例如等同训诫不杀生的生命权。没有所谓宗教给予“太多自由”的事,除非是一个由可疑的魅力领袖所领导的邪教。当然,全球的主要宗教没有一个可以被这么形容。

有些人对自由的虚伪可说毫无止境。他们捍卫任意装扮的权利,却嘲讽与他们不同的人;他们谴责个人恶行,惟轻率的忽略诸如腐败等大罪;他们谈论必须经常服从真主,却同时忘记了真主的命令永远是公正的。

我们该如何应对这种虚伪的脸孔?我们必须不停的揪出他们。当他们一脸虔诚的撒谎时,我们必须如实道来;当他们斥责别人有罪,则我们应该问他们是否认为自己没有罪;当他们公然不公正,我们这些自认是信徒的人必须听从真主的话纠正不公。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虚伪中找到最令人向往的自由。

(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