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首相:应重定义“重大攻击目标”
人潮地区成恐袭目标

阿威(左起)及阿末扎希在开幕仪式后走访不同的参展摊位。

(吉隆坡14日讯)近几年来恐怖袭击目标开始从重要建筑转向人群较多的地区,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建议相关单位,重新检视对于“重大攻击目标”的定义及相关的标准作业程序。

阿末扎希认为,在雅加达和布鲁塞尔等地遭受恐怖分子攻击之后,也需要审视,是否只有发电站、电视台等过去被认为是重大攻击目标的地方,才是现今恐怖分子的目标,而在情况已有所不同后,理应重新检讨现有的制度。

应放眼未来二十年

阿末扎希今早在为“重大攻击目标”研讨会开幕时强调,相关单位不能只是将目光放在现有的情况,而是应该放眼未来十年、二十年的情况,以取得未雨绸缪之效。

公私领域必须合作

他也提出,在目前私人领域掌握大多的重要攻击目标的情况下,公家机构和私人领域的合作也成为了必须。

其他出席者包括内政部秘书长拿督斯里阿威、首相署高级副秘书长拿督奥德曼及大马政府安全总监拿督阿罗雅。

“请保安人员回来睡觉?”

阿末扎希针对保安人员课题大吐苦水:“我们希望能感恩申请保安公司执照的前军警人员,但有些人签署买卖合约,成为股东之一。不过,当有外劳加入的时候,内政部要撤销执照,他们就会问‘为什么对我们如此残酷’?”

他说,根据内政部的条件,只有来自尼泊尔的外劳能担任保全;而有些人在找不到尼泊尔籍的前军警人员后,就进入较为落后的村子里面找些拿过警棍的人。

此外,一些保安公司聘请的人员身体质量指数(BMI)不达标,或年纪老迈的人担任保安,指是“请他们回来睡的”。

“当发生事情后,警察会问保安人员发生什么事?他就说‘我不小心睡着了’,但其实他的工作就是睡觉。”

他稍后在记者会上被问起时也说,早前有一家保安公司聘请非法外劳担任保全,而当局连上诉的机会都不给予。

阿末扎希认为,国人经常轻视安全的重要性,直到发生事情后才要安装各种先进的配备。

关注查基尔纳克言论

阿末扎希也被询及,印度籍回教宣教士查基尔纳克被指支持恐怖主义行为,而阿末扎希指查基尔纳克早就更正有关言论。

他说,当局密切关注查基尔纳克过去的言论,而他并没有鼓吹恐怖主义,而警方目前正在监督此事。“我们相信他是有智慧的人。”

阿末扎希也透露,本身明天将会见查基尔纳克。

遭武装分子掳走刘俊贤致电报平安

本月1日在沙巴遭阿布萨亚夫武装分子掳走的4名华裔男子,其中一人终于在前天致电向家人报平安,令案件首次露出曙光。

过去10天,绑匪一直没有消息,菲律宾当局也没有透露最新进展,所以,这通电话的出现,给家人带来希望。

其中一名年轻被掳者刘俊贤的母亲昨天受询时证实,其中一名被掳者黄德钢的父亲,接获儿子来电报平安。

她说,其他被掳者也透露目前平安,但没有透露被禁锢的地点。

她说:“我们把此案交给警方和政府,让他们和菲律宾当局合作,保护4名人质的安全,并将他们平安送回家。”

警总长:被掳4人还活着

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峇卡声称,4名遭到阿布萨亚夫武装分子掳走的大马籍华裔男子仍然生还。

他今日被追问4人是否还活着时,斩钉截铁地说,“他们仍活着”。

不过,卡立对许多细节都三缄其口,包括对武装分子是否已提出要求赎金等都不回应。

他说,警方密切关注有关事情的发展,但不愿多透露细节,希望能保护4名大马人的安全。

仙本那南部利吉丹岛岸外4月1日傍晚再发生枪匪登船掳人案,4名来自诗巫的华裔男子黄德钢(31岁)、黄鸿新(34岁)、黄德书(29岁)及刘俊贤(21岁),被至少8名阿布萨亚夫持械武装分子掳走。 

口操菲律宾塔卡洛语及不太流利英语的武装分子,自称是阿布萨亚夫成员,他们登船逐一检查船上9名船员的身分后,随即掳走4名船员,也一并取走大马籍船员的手机、电脑、钥匙、现金和药物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