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恶毒言行!/拿督李耀明

小时候,我们笑斯文的男子为“娘娘腔”,女性化的则是“人妖”。那很残酷,即使是无心的玩笑。

医学早已证明,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LGBT)不是后天的疾病。但当局仍把LGBT社群视为是自己选择的,并对他人有危险,因此应被惩罚。例如变性人苦于性别焦躁,或更常见的性别认同失调(GID)。简单说,是受困于错误的身体里。

有时,当局采取行动,是因法律允许,无论多么不明智或恶意!罗斯里达兰就是一位反击后获胜的受害者!

他有惊人信念

罗斯里的麻烦始于他接受一名客户的委托,后者是时任商业罪案调查总监拿督南利尤索夫,大马皇家警察最高职位候任者之一。作为安慰,可当作是对罗斯里智力和辩护律师能力的另类表扬。

2007年10月11日,罗斯里在同事面前被大马反贪污委员会(MACC)官员上手铐带走,仿佛是危险的嫌犯。首先,反贪会不调查暴力犯罪,因此这种待遇不是官员逮捕的预防措施,而是故意霸凌。

2013年11月宣判无罪后,罗斯里和客户双双起诉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前警察总长丹斯里慕沙哈山和反贪会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个人及他人,指他们滥权和恶意控告。高庭和上诉庭都驳回撤销案件申请。联邦法院也拒绝搁置申请。

上周二在高庭,代表反贪会的高级助理在证人栏读出对事件表遗憾的声明。

罗斯里对记者说:“我们应赞扬反贪会有发表声明纠正自己的道德勇气和诚信。”我认为,罗斯里同意声明,表现出更高的肚量。

必须注意,去年《前锋报》通过道歉和数目不公开的赔偿,与他和解。2013年,《新海峡时报》和反贪会向他赔偿30万令吉。《星报》也公开道歉。他们当初为何如此报道,只有他们知道。

当然,现在所有人同意,罗斯里站稳原则和正义,做了对的事情。但在2007年的环境,许多人会认为他不实际,甚至鲁莽对抗逆境。毕竟,唐吉诃德只是文学作品。

这个“事件”有许多问题可问。非暴力情况有必要用手铐吗?有足够证据对“隐匿不当所得资产”发搜查令吗?如果总检察长仍是同一人,会和解吗?裁决有利于当事人的高庭和上诉庭法官呢?特别是高庭法官拿督维吉尔,他曾说:“公务员行使起诉权有恶意或滥权,仍有绝对免控权,这是今日责任制所深恶痛绝的。”

如果说罗斯里运气好,他是通过维持绝对信念获得好运。阿布卡欣刚成为了真理和谦卑的新明灯。

不是精神失常

罗斯里的妻子和家人也扮演了极大角色。

圣迭戈把4月5日定为尼莎阿育日。哇!一周前,她获美国国务卿克里颁发国际勇敢女性奖,14名获奖者来自全世界,表扬他们推动人权、女性平等和社会发展的勇气和领导能力。哇!

2000年,尼莎因变装而在回教法下被判监禁3个月。那时她21岁。当局认为监禁能让尼莎“得到教训”?当局是否想过,对她来说男子监狱是酷刑室?我完全不能理解。

LGBT是不会传染的。没有倾向的人,会觉得同性恋恶心。为什么反而不打击吸烟?那对健康不好,是很容易学到的习惯。老虎机完全是对社会的威胁,让许多家庭破碎,禁了它们吧。

如果LGBT的某些生活方式或习惯违反法律,就捉他们吧。但是,因为他们生来不同就侵犯他们,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罪恶。

在发达国家,经过基因检查诊断,精神科医生观察一年,后续就有医疗计划。英国一位医生朋友告诉我一个病例:生来是女子,但感觉内心是男子。在适当过程后,她进行双边乳房切除,开始睾丸素治疗。她被允许改成男性名,自此以男性身分生活。

他们没有精神失常。当局坚持要忽略,才会把他们逼得精神失常!

附笔南利的案件还未审讯。我不确定他愿意和解。他的作风不留情面。

我也期待能看他上庭。要是我国警察部队之前有不同的转机,该有多好。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