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先腐而虫生/南洋社论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的事件,应是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丑闻,涉及的不当交易和金钱转移错综复杂,牵扯的人物更是位高权重。这起事件的调查过程荒诞无稽,反贪会翻箱倒箧,查得有声有影之际,突然一场移形换位的政治干预,事件突然告一段落,这是国内调查的结果。

在国外,《华尔街日报》穷追不舍,频频重拳出击捅马蜂窝,不法交易一件又一件摊开。各国也介入调查,从遥远的美国、瑞士到邻近的新加坡,闹得人翻马仰,沸沸扬扬。

公账会报告令人瞠目结舌,原来这家政府机构运作过程几乎到了无法无天无人管的地步,巨额钱财随心所欲,可以移来移去,审批形同虚设。

这起大丑闻,国民肯定惊心又痛心,马来西亚政府机构的管理机制,政府在人民心目前中还有多少可信度?国家的宝贵资源难道就任由一些获得特定权力的人挥霍浪费吗?

自1980年代起,马来西亚名闻国际的弊案与丑闻就彼伏此起,香港土著金融的舞弊案,是1983年震惊国内外的大丑闻,涉及25亿令吉的欺诈案还赔上一条人命,当年奉派到香港调查的人员惨遭暗杀。

此后,弊案排队曝光,计有损失高达100亿令吉的柏华惹钢铁公司事件、国家银行炒外币亏损300亿令吉、75亿6000万令吉的巴昆水坝、政府高价收购马航动用18亿令吉、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亏损46亿令吉及最近满城风雨的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

这些动辄亏损几十或上百亿令吉的丑闻,所涉及的款额一单比一单大,一单比一单令人心惊胆战,悲痛莫名。这不断上演动辄天文数字的损失,说明了一个事实,这个国家政府监管机制的松懈与马虎,已近乎不管不理的境地。而监管机制形同虚设的背后,是政商勾结操纵以便上下其手,刮掠国家资源。

多年来发生这些丑闻,虽有一些人承担了法律责任,一些人表示歉疚辞职了、而不幸的一些人赔上了宝贵的性命。人民始终相信,更关键及更重要的幕后操纵人物却始终逍遥法外。不与虎谋皮的正义之士,赔上性命是必然的下场,承担法律后果的其实是代罪的羔羊而已。

联昌国际主席拿督斯里纳西尔的一番话值得反思再三。他在阅读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一马发展公司报告后,除了要赞扬公账会与总审计司,心情更有少许激动。 

纳西尔也是首相胞弟,他说:“在经历被标签为一马发展公司批判者的考验和磨难后,阅读公账会的报告感到有些激动。 

“好样的公账会与总审计司,目的是勿重蹈一马发展公司覆辙,这是最重要的进展。” 

宋朝大文豪苏轼说过这样的一句话:“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这话可作为大马的写照。亏空公款,中饱私囊成为常态,是大马政治人物和官场道德的沦落,也是大马政治环境的悲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