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没保护住客隐私/玛丽娜马哈迪

马来西亚人不得不习惯一个精神分裂的生活。我们在某晚见证了年仅17岁的凯鲁伊德汉在阿根廷举行的惊心动魄Moto3摩托车世界大赛中,成为首位夺得分站冠军荣衔的大马籍选手。当他站在领奖台上时,含着骄傲的泪水伴着正在播放的国歌涌出。经过无休止的坏消息,这正是一个非常适时的喜悦时刻。恭喜!凯鲁伊德汉及他的摩托车队。

在国内的同日晚间,当联邦直辖区“宗教”官员在五星级酒店取缔一个闭门活动,并要逮捕房间内所有出席者时,我们则是面对另一个遭人诟病的时刻。他们触犯了什么罪行?只因为是跨性别人士。事实上,他们只是一群举办旨在放松及享受彼此陪伴的私人派对的公民。

律师在场勇敢争辩

如果当时不是因为一名勇敢及善于争辩的女律师刚好在场,只有真主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知道每个公民享有的权利,并通过发出正确的提问迫使“宗教”官员让步。(我用双引号标示“宗教”两字是因为我不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符合宗教信仰。)最终,他们让所有人离开,唯独承办人遭到扣留,并针对此事耗费冗长时间报案(由于官员没向承办人出示报案书内容,因此,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行”);与此同时,该名女律师也针对“宗教”官员的行为报案,指控他们滥用权力。

酒店员工通报幽会

为何类似事件一再发生?这些“宗教”官员究竟依据什么法令运作,以及为何携带大批媒体报道他们的取缔行动?我们应询问媒体业者,他们是不是有允许员工随同“宗教”官员展开这些取缔行动的政策?以及为什么?

这类取缔行动并非首次发生。看起来没有人会安全。我曾碰见一对结婚逾20年,却在酒店受到取缔行动骚扰的夫妇。“宗教”官员为何会认为这一对夫妇是属于“幽会”案件?经过反思后,这对夫妇认为首先是因为他们很晚才登记入住酒店(他们原打算在次日参加该小镇举行的婚宴)及两人还分开登记;其次,他们发现只有酒店员工是唯一可能联系“宗教”官员的人士。

这并不是“宗教”官员的首次犯错。广为人知的案例包括一对外国非回教徒夫妇在浮罗交怡疑因幽会遭取缔,以及本地智库的一名总执行长因为和年迈母亲同房遭查。所有的尴尬及不便是否获得一句道歉?当然是没有,“宗教”工作很显然无需谦卑。这还不包括造成民众死亡的案例。

这情况使我关注一个经常遭到忽略的事情。我们的“宗教”官员是如何知晓酒店可能发生幽会事件?这是不是因为酒店员工告诉他们?

须保护客人隐私权

当某个人登记及支付入住一家酒店,或是在酒店内举行宴会,难道这不是酒店与客人之间的一个契约?难道酒店无需对其客人负起任何义务,包括保护客人的隐私权?是不是有些客人的金钱的价值比别人少?

在我所碰见的那对夫妇的案例中,他们认为酒店员工从每一宗成功取缔的行动中获得佣金。这是不是腐败?这么做有何虔诚可言?

在晚宴遭取缔的案例中,它并不是在位于吉隆坡最阴暗地区的廉价酒店举行,而是位于金三角的五星级酒店。有关酒店将如何处理客人用作支付晚宴的款项?

受冒犯顾客可起诉

从今以后,是不是每个柜台服务员都有义务询问每一个登记入住酒店的客人的信仰?并告知他们不论有无行为不检,都有可能遭到“宗教”官员的取缔?你是否能想象会得到什么样的反应?但如果他们不这么做,则我认为任何受到冒犯的客人都有权起诉有关酒店。

或许有人应该发明一个可以协助民众检查哪些酒店允许或不允许取缔的应用程式。这意味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开那些没有保障其客人隐私的酒店。这或许有助停止这些荒唐的取缔。

若不这么做则骚扰民众的情况将持续。我们对凯鲁伊德汉的短暂骄傲将继续被這些非回教式傲慢的事件所掩盖。

(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