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琳:国家成长的基石/拿督李耀明

罗梅尔费南多在1800年代末来马来亚,在江沙土地局工作。他决定在异乡扎根。他的其中一个孩子是安东尼马丁费南多(1897-1955)。

安东尼娶了“进口”的斯里兰卡亲戚(当时是常见的做法)罗莎琳。他是太平橡胶种植集团的医院助理。

他们育有西里尔、菲利普、艾德琳、安尼、乔治、马德琳和梅布尔。今天,仅艾德琳(1932生)、马德琳(1938生)和梅布尔(1941生)三姐妹健在。费南多一家是虔诚的天主教徒。

费南多家:马来亚先锋

艾德琳生于江沙,就读于太平德修学校。父亲调职到古楼后,她住宿舍。宿舍纪律很严,起身、三餐、杂务和就寝时间有规定。

礼拜是于清晨6时,要戴面纱,进食前有圣餐礼,期间一行人跪在栏杆上。宿舍有分男女。自己整理床铺、洗衣。退休大主教苏特费南德斯当时在男宿舍。

日本皇军入侵马来亚时她9岁,环境促使她快速长大。1941-45年间没上学。她只记得,兵士靠近住家时,女人、女孩和婴儿必须逃走和躲藏在森林。艾德琳虽耳闻许多日军暴行,但从未目睹。

艾德琳9岁开始下厨。她记得母亲罗莎琳整装进城,作为长女的她必须担当伙食,并很快成为职责。她笑着补充,她通常要在没有葱、蒜的情况下烹饪。实际上是她把弟妹养大。

不久,战争结束,另一漫长的紧急状态开始。不过,马共对村民友善,因为他们只要食物。

艾德琳长大

1951年,艾德琳和尼维尔佩雷拉(1926生)结婚。尼维尔父母是虔诚(锡兰小乘)佛教徒,对尼维尔为她改教而不满。许多年后,艾德琳才赢得公婆的欢心。

必须注意的是,艾德琳父亲像那一代的许多人一样相信女儿只要会读会写就够了,因为一生事业是家庭主妇(即结婚、生子、持家)。只有儿子才能充分上学,保住一份国家政府工作。艾德琳从未觉得那很奇怪,因为从还未成为少女起就忙于顾家!

只有幼女梅布尔最终受训成为教师。我娶了她的次女安妮特。

尼维尔是退休邮局书记。佩雷拉家的儿女是64岁的安米德(或米里)、63岁的琼、58岁的特伦斯和57岁的辛提亚莫尼卡。

孙辈有40岁的沙伦、39岁的阿兰、35岁的萨宾、33岁的肖恩和12年前肌肉萎缩而于18岁去世的米兰。曾孙有12岁的伊森和2岁的马克斯。

米里想念母亲艾德琳“独家设计”和缝制的衣服,令朋友羡慕嫉妒,她则静静微笑,因为哪里也买不到!琼补充,有幸一尝母亲手艺的人会叫她“主厨艾德尔”。

琼觉得,艾德琳多年来抚养和维持家族的惊人努力,永远没法完全报答。

艾德琳永远乐观处事,很容易笑。她走动仍不必辅助,并已茹素46年;她是为一场成功避开的家庭危机而还愿。

她给子女的名言:“如果你不告诉我时我已经担心,何必害怕告诉我后我会担心?”琼由衷笑说,母亲是如此高明巧妙。事到如今,艾德琳应已有生存的直觉,不是吗?

她开电视只看第2和第8波道的新闻。但她是个有分辨能力的观众。

礼拜天,她上莎阿南的救主慈悲教堂。

附笔艾德琳的“事业”是时代环境所强加在她身上的。我猜那时的女人必须满足于此,若非她们,还有谁能做到?
男人被期望在外工作资助家庭,女人必须互补照顾家庭。她们必须按男人们能带回家的薪粮而打理。她们为男人提供解脱,让他们能专注工作。这就是有显著实质和许多巧思的女人维持家庭和协助建国的方式。
幸好罗梅尔费南多130年前决定把马来亚当家园。斯里兰卡遗产如今已如此地嵌入大马文化中,以至于除去任何的一点,都会减少我们的大马特质。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