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铁非阿蒙/南洋社论

隆新高铁计划提出至今,一直是举国关注的课题,这条由新加坡到吉隆坡,长约350公里的高铁,虽说法国等其他欧洲国家有意染指,实际上,这是中国与日本极力争夺的工程。

表面看,这是一项简单不过的工程争夺战,条件最优惠的国家就很可能是最后得标者,但在全球大国的政治博弈环境中,这项约400亿令吉的大计划就变得不简单了。

隆新高铁是泛亚铁路东南亚路段的起点,中国所构想的泛亚铁路是横跨欧亚大陆的铁路大动脉,对途经的各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起着巨大的推动和催化力量,计划也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构成部分。

一项报道指中国为了夺得隆新高铁项目的竞标而频频“出招”向大马示好,但也有消息认为新加坡另有考量。 

分析家指中国国企在短短4个月内向大马注入250亿令吉的收购总额,是要为隆新高铁项目竞标铺路。这些收购计划包括中国广核集团以约98亿6700万令吉向一马公司(1MDB)收购Edra全球能源;而一马公司也以74亿1000万令吉脱售大马城私人有限公司60%股权,给由依斯干达海滨控股和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财团IWH-CREC私人有限公司。中铁并宣布投资81亿3200万令吉,在大马城设立中国中铁亚太集团总部。 

马新高铁是东南亚重要的一条高铁,工程建成后,从吉隆坡到新加坡将由当前的6小时缩短至90分钟。 高铁投资庞大,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沉重的财务负担,但按中国工程院院士、铁路专家王梦恕的说法,中国高铁有三大优势,高铁建设团队有一整套的人马、建设速度快及造价绝对优势。尤其在造价方面,中国建设高铁的国际报价为每公里0.3亿美元,而日本则为每公里0.5亿美元。 

中国13年前开始发展高铁,目前是全球高铁发展最快速的国家,截至2014年底,中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1万公里,其中高铁里程达到1.6万公里,近期内将达2万公里。中国高铁克服了各种客观环境的不利因素,例如全程921公里的哈尔滨通大连高铁,纵贯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克服东北三省最寒冷和温差最大的考验。

2014年12月通车,全长1776公里的兰新铁路是首条穿越沙漠大风区的高铁,同时横穿海拔最低的吐鲁番盆地和海拔最高的祁连山高铁隧道,16.3公里的祁连山隧道中的最高轨面海拔为3607.4米,被誉为“世界高铁第一高隧”。 

通过这些严峻的考验,证明中国高铁技术的先进足堪比拟世界其他国家。正如城市土地兼交通规划师吴木炎所言,“若看意外数据,中国高铁相关数据可能很高,但若以每百万公里的意外事故计算,中国高铁其实比很多国家更低。”

市面传言新加坡倾向选择“零意外”的日本新干线,但新加坡当局却对揣测表示惊讶,或许在传达着另一种信息。

无论如何,马中两国经贸往来和民间交流的密切关系,相信政府会慎重考虑中国所提供的各种扶持措施,民间也乐见高铁计划交由中国承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