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好男不当兵”?/陆培春

3月21日,东京都政府正式宣布樱树开花,首都这里那里樱花绽开粉红色花儿,树下清香荡漾,景色迷人,万人空巷。

此时此刻,也正好是各级学府举行毕业典礼的黄金时刻,专为日本培养护国英雄的防卫大学也不落人后,举行了盛大隆重的毕业仪式。

安倍首相亲临会场,郑重其事地对419名未来士官说:“自卫队肩负的任务如前一样,是伴随危险的”,并训令“为了减少国民的危险,其任务极其崇高。你们非准备周到不可。”

长期以来,日本面对“好男不当兵”的困境。即使荒无人烟的乡下小火车站,也放满了招募自卫队员的资料。有关当局提供种种优惠条件,包括免费考取驾驶执照和派发高工资等,不少在一般考场失意的高中生便流入该大学,可见这些“卫国英雄”的动机可疑,素质不高。

他们毕业后,原本被安排到海陆空各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学校深造,然后安插各部队服务,但今次却有47人(占11%)下凡另谋高就,等于去年两倍,是这15年来少有的现象。

不是日本卫国英雄

这批学生轻易抛弃崇高卫国理想不难理解,毕业前一年,即在学期间,安倍政权在国会强行通过《战争法案》,把国体从一个非战、彻底放弃战争的国家,变成一个随时随地随意可在日本以外地区战争的国家,性质与好战美国一模一样。

他们毕业后,自然成为受命出国打仗的对象,问题是那时他们并非保卫日本的卫国英雄,而是以“准美军”身分参加美国在世界各地的侵略战争,为美国国益卖命。

安倍训令他们要“准备周到”,意即要他们做好随时上日本以外的战场,与美军并肩作战和牺牲生命的心理准备。当然,在安倍看来,那牺牲“崇高”无比。

可在这些充满理想的学生看来,当初誓死要献身的对象是自己祖国——日本和自己亲人,安倍突然把保护对象改为“美国”,违背当初约定,他们是否同意?死得心甘情愿?

显然,安倍若要下此重大命令,则有必要重新讲好说明白,再约定和再确认,才合情合理,愿者上战场,不愿者退出,绝不勉强硬逼。

日本是伊战大帮凶

其实,有多少位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替他国作战,替美国人卖命呢?当年美国大军攻打小国伊拉克,理由是她拥有许多大杀伤武器,事后发现并无其事,不过是美国妄图控制中东油田的借口罢了。

那时日本虽无法出兵,却捐出巨款130亿美元,成为大帮凶。今后难保美国不会如法炮制,命日本出钱出力对付人家,日本家长们会为了美国的谎言假戏,或一己之利而糟蹋自己骨肉,把他们宝贵一生平白无故断送,在一场非正义的战争中死得毫无价值?

刚毕业的防大生也并非全是又乖又听话的驯羊,419名毕业生中,逾一成人当“逃兵”,到民间谋职,谁能责怪他们?假如真的是为保卫祖国和国民的性命和财产,相信没人开小差,甚至家长也会同意。不知安倍明白此浅显道理否?

1991年中东战争爆发时,日本也出现严重的厌战开小差现象,那年居然有94人不当士官而下海。

征兵制很可能复活

反过来说,今年的厌战热潮,难道是毕业生眼光敏锐,早已预测到某名堂的大战即将来临,或是他们已摸透好战安倍的狼子野心,不愿与他狼狈为奸,故纷纷掉队,辞官归故里?

这批学生毕业约一周后的3月29日,《战争法案》正式生效。日本人认为,这法案还存在许多疑点,如违反神圣《和平宪法》、无法制止权力滥用、自卫队活动范围扩大与国际化……都是重大问题,不可等闲视之。

毫无疑问,法案生效后,防大生所扮演的角色将为之一新,这样下去,“逃兵”势必增多,一旦人员告缺,战前恐怖的征兵制也不得不复活。许多日本人仍天真地不相信会复活,但征兵制在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已实行,适龄男丁被征用为士兵乃家常便饭,例如新加坡、韩国、台湾。

日本即使实行,也不见得特别,问题是其子弟兵并非卫国英雄,而沦为“卫美(国)卒子”!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