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有恨?/周福春

大马政局的精采变化,不逊印度制片厂宝莱坞的夸张桥段,近十年来几乎从未停竭,而且还推陈出新,动作越搞越夸张。

不论朝野,从政者都耗费大量政治资源及心力在政斗,双方攻防不绝,招数越搞越滥,已经令到选民日以继夜受到疲劳轰炸,惨受精神虐待。

选民开始在质疑,我们是不是帮凶?

1987年,国家局势因种族极端主义兴风作浪而拉紧,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从国外回返都门后,就发动“茅草行动”,援引内安法令展开大逮捕行动,也快速平息紧张局势。

民主行动党主要领袖难逃茅草行动,有者被扣60天后获释,自此消逝政海;能挨过60天扣留期的,则送入太平甘文丁扣留营,在这当中,包括林吉祥父子、加巴星、陈胜尧医生、刘德琦及P巴都等人。

记得被形容为日落洞之虎的加巴星在获释时马大举行记者会,其中一句是说:这道伤痕、永烙我心。

当他被扣留期间,其夫人常常带着小小的哥宾星等小孩来探望失去自由的父亲,这种场景让人非常感慨。

政治非黑即白

而陈胜尧医生获得自由时,整个人如同“深山野人”,满脸胡须及一头长发,他表示在扣留营中通过不理发不剃须行动,抗议在内安法令下被扣。

在茅草行动结束后,林吉祥则求见敦马。

无论如何,这场茅草风暴后,使到反对党更坚决对敦马领导的国阵抗争,他们把敦马形容为独裁者,认为只要把他推下台,那国家就“有救”。

今天,敦马下台了,还与巫统主流为敌,林吉祥等则以“共同目标”,选择了与敦马合作倒纳吉。

同样的,反主流统治的一些強大非政府组织,也选择与敦马同台演说。这一切都在印证:政治就是二分法,不是黑,就是白。

对了,还有一个:不应有恨。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