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经济指标与人均收入
大马晋高收入国不是梦

德国贝特曼基金会在2月29日公布全球129个国家的转型指数排行榜,其中台湾排第一名,被列为转型经济指数第一名,而我国位列第48名,排名高于亚洲其他转型中的国家如中国和泰国。

正在转型的我国,面对国内外的经济和环境冲击,高收入国的目标是否依然受看好?

大马于80年代开始有2020年的宏愿,并在2010年的经济转型计划做最后一阶段的奋战,大马经济转型计划的12个国家关键经济领域,涵盖的行业包括石油与天然气、电子电器、金融服务、棕油、旅游业、教育和农业。

先进国一般被定义为拥有高水平经济、科技与基础设施发展的国家。

衡量高收入国的指标有多项,最主要和基本的指标,包括一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国民平均收入(GNI per capita)、工业化水平、国民寿命、教育水平、生活水平等等。

人均收入须达6万

距离2020年仅剩下5年不到的时间。我国的第11大马计划也特别阐明经济转型的目标,以明确而稳定地朝着高收入国目标前进。

在指标上,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必须每年达到5%至6%的增长;国民人均收入必须达到1万5000美元(约6万令吉);劳动生产价值需达9万2300令吉,家庭平均收入要达到1万540令吉;人力资源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需达到40%。

我国从2000年至2008年之间平均经济增长是5.5%,比起90年代平均年度经济增长9%,增长稍微放缓,但是要达到2020年的目标,属于可行范围。

人均收入衡量一国经济实力

人均收入(GNI PPP)是走向高收入国的重要元素之一。

人均国民收入是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内(通常为一年)按人口平均的国民收入占有量,反映国民收入总量与人口数量的对比关系。

人均国民收入水平是衡量一国的经济实力,和人民富裕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每个公民每年创造商品和服务数量的标准,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增长而成长,就算将其他重要因素排出在外,也是衡量各国居民生活状况的重要标准。

但是,国民收入水平虽然不能完全表达国内居民生活状况,比如贫富差距、幸福指数、生活素质、环境问题、地下经济等问题。

贫富差距不能太大

但是人均国民收入水平还是比较接近个人生活状况,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国内人均薪水的水平,也是人均收入的重要参数。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大马的人均收入,比起东亚太平洋的发展中国家,以及世界其他的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收入,要高出约2500美元(约1万令吉)。

截至2014年,我国人民平均收入约1万1000美元(约4万4000令吉),要达到2020年的目标,每年的国民人均收入增长有约7%即可。

惟要注意的是贫富差距不能过大。

根据大马统计局和第11大马计划的数据,2014年我国家庭平均收入是约6141令吉,而2020年的目标是1万540令吉。这要每年增长约14%方能达致。

大马仍属年轻国

基本上有五大因素形成国民收入总额,其中一项最重要的就是国家的天然资源和人力资源。

我国天然资源丰富,石油、橡胶、棕油、木业等等,牵涉到从上游到下游,农业至工业和制造业,为各行各业带来就业机会。

在人力资源方面,一国人口结构,生产力的人数多寡,会影响一国人均收入。

根据大马统计局,我国近代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中间年龄为26.2岁,属于人口年轻化的国家。

因此,比较其他发达国家,和一些亚洲新兴工业化国家(如新加坡和韩国),马来西亚至今仍享受到人口红利(Demography Dividend)的优势,为我国经济增长扎下强稳基础。

只是在生育率增长方面,过去30年有放缓迹象。

我国人口仅3000万人,比其他东南亚发展中国家,仍有许多增长空间。

科技工艺推动发展

科技与工艺资讯,是近年一再强调的元素。科技与新技术能够提高产能和服务素质、减低成本。

无论是要为国家的经济多元发展、加强企业的竞争能力、制造更多高价值的就业机会、提升国民整体收入,科技、技能与创新,是各行各业要看中的项目。

稳定的政治与社会环境,是让国民安心经营工作和事业的要素。

在安定繁荣的社会里,政府能有效地规划、执行和改善国家政策,国内的商品与服务价格会因此稳定,而具有竞争力。

制造优质营商氛围

重要的是,稳定的政治氛围,能为企业制造优质营商氛围,让国民能看到未来,做出长远的规划。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稳定和向上,则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协助扩大国家内需,并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进而提升国民平均收入。

自大马转型计划开跑以来,有1.4兆令吉的各项大型投资计划。

自转型计划实行以来,已批准了超过7750亿令吉的投资计划。私人领域的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12.8%提升至17.5%。

致力提升教育水平

国人的工作积极度和教育水平,是直接提升人均收入的一个方式。

日本在战后,以短短的时间重建经济,其中一个因素是其日本国民的生产力大增,以及日本致力与提升国民的教育水平。

两者加起来一起催谷生产力度,导致日本比当时的德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更快速地成长。

在过去10年,中国和印度崛起成为全球经济重力。中国的经济贸易活动蓬勃,而印度则强在科技与研发。

这两个国家都成功吸引外资,并协助在农业耕作的人民提升科技与技术,将传统行业转型到工业、制造业和服务业。

扩大高价值服务业要成为先进国,其服务业的比例要超过70%,大马目前服务业占经济的50%以上,但是在结构上,现代化的服务行业比例仍较低。

相较印度、中国和泰国,我国的传统服务业出口增长依然是比现代化服务出口为高。

服务业分为传统行业和现代行业,现代化服务业代表知识产能、科技与高技术。

均衡多元发展一国若要加强经济、提升整体收入,那么,低成本和高价值现代化服务业需要扩大。科技、技术与高价值的现代化服务业,是协助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期实现高收入国标准的一个好方案。

随着国民教育水平提升,经济增长稳健,外资增长,国民收入必定能随着提高,促成国民收入增长的因素有多项,重要的是,各项因素都要均衡而多元的发展,环环相扣,才能形成正向人均收入增长,往贫富均衡方向发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