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厌华”的背后/陆培春

“日本人83%对中国没好感!”

3月上旬,内阁府公布的《外交舆论调查》报告显示,日本国民对中国没有好感度比率高达83.2%,比2014年10月底的调查数据微升0.1%,刷新纪录;10个日本人之中,8人讨厌中国,只有2人不讨厌!这结果,不可谓不惊人。

试想想,假如您隔壁一家人,10个居民中有8个成员讨厌您,只有2人喜欢,当然觉得不是滋味,坐立不安。

久住日本的华人,往往会听到日本人如数家珍地说上古日本列岛连接中国大陆,人类和已绝灭的长毛象来往两地。这等于说日本人是“老华侨”,移民日本列岛历史上千代万代,我们华人移居马来半岛才几代,可难望其项背呢!

日本厌华美国最乐

公元3世纪,日本积极引进汉字和《论语》等中华文明,还招聘众多中国官吏为日本记录历史和建筑师建造寺庙(如京都唐招提寺)等,加速唐化的脚步。以前我有机会单独访问首相羽田孜,他也承认原姓“秦”,是秦始皇派遣东瀛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团员后裔,其家乡长野县上田市还有间宗祠——秦阳馆。又有好事之徒追查日本人基因,发现不少社会闻人与中国中原一带的居民属同一类型,证明祖先是中国人,他们是华裔。

对于日人厌华情况的恶化,最高兴的莫过于美国。

一山不容二虎。独霸主义的美国不愿看到中国和平崛起,分享太平洋霸权,更不想中日兄弟相亲相爱、合作无间,但他又能力有限,无法全面对付醒狮,故“联日抗华”战略更形重要;何况日本乐于出钱出力,本国青年听话易受骗,命令上战场就上,肯替美国人卖命。如此亲美听话的安倍政权,山姆大叔当然视为“忠实伙伴”。奇怪的是,日本人自己竟引以为荣,当了美国奴隶还沾沾自喜。

日韩关系也不亲近

调查显示,受访3000名日人被问及“对日本来说,中国是否重要?”,73.3%的人认为重要,22.5%的人认为不重要,可见日本人毕竟还是冷静看待中日关系,内心仍视华为友,是中日关系的一线曙光。而前文介绍了日本国民对中国没有好感度比率高达83.2%,那显然是人为的结果,是右派政治反华阴谋造成的。这也反映了双方之间的矛盾很深刻,有必要尽速消除,以免成为燎原的星星之火。

另一方面,调查也发现,日本人对邻近的韩国“抱有亲近感”的比率合计只有33%,而“不抱亲近感”却高达64.7%。

中韩两项数据告诉人们,人为因素下,日本与邻居的关系很僵硬而微妙,毫无生气。日本与中韩两国,一衣带水,唇亡齿寒,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能一刀切,割席绝交,翻脸为敌。可是,安倍执政以来,推诿战争责任、否认慰安妇问题存在、修改《和平宪法》、整军备武、充当美国打手……这一举一动,都刺激了两国神经线,触及了底线,只会对她们双边关系来个火上浇油,再延烧民间,使双方老百姓莫名其妙地互相仇恨、互不信任。作为一国之公的安倍首相的责任不可谓不大,历史也会记载下其“罪责”,让后世史家替他算账。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既然安倍态度顽固,立场极右,从不担忧和追究两国关系恶化的原因,那是他的自由。人们不应再对安倍寄予期待,抱着幻想,何不死心塌地,再忍两年,他任期届满,才期待下任首相无他。习近平对他不理不睬,连见面握手也提不起劲,就是此道理。

应该还原民主政治

自然,两国人民不应把重大问题,轻易交给已非日本国民真正代表的安倍全权处理。此时此刻,他们必须发挥智慧才能,绞尽脑汁,挽狂澜于既倒;而政治大国日本也应从“政(客)主”或“官(官僚)主”的政治形态,回复到“民主”的境界来。保守政客已不可信,选民应让真正的民主政治还原,“人民当老板”,积极展开“民间外交”,这样才能改善中日韩日的关系,双方人民才有幸福和欢笑可言。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