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3炸弹客 兄弟引爆亡
恐袭主嫌疑临阵逃脱

布鲁塞尔市民星期二晚手举“我是布鲁塞尔人”标语布条,在市中心用鲜花和蜡烛悼念恐怖袭击受害者。(美联社)

(布鲁塞尔23日讯)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扎芬特姆国际机场星期二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警方确认涉嫌发起第一次袭击的三名男子身分,其中一对兄弟引爆炸弹身亡,另外一名男子临阵逃脱,警方相信他就是本次恐袭的主嫌纳吉姆·拉什拉维。

比利时传媒星期三一度报道在逃嫌犯拉什拉维已在首都的安德烈治区落网,但其后澄清,被捕人士并非他。

法新社报道,比利时警方昨天发布的监视录影机画面,有3名男子推着行李,穿淡颜色夹克、戴黑帽的男子,据信是拉什拉维,已逃离现场,现遭通缉。

扎芬特姆市长韦尔梅朗表示,布鲁塞尔机场袭击者,将炸弹放在行李内。

疑引爆器藏手套内

“他们把行李放在手推车上,有两人的炸弹爆炸。另一人也把炸弹放在手推车上,但是他一定很惊慌,炸弹没有爆炸。”

当地媒体报道,自我引爆的两名炸弹客为卡立德和布拉希巴克劳伊,据信为兄弟,且与日前被捕的巴黎恐袭主谋萨拉赫有关联。照片中的两兄弟左手都戴上手套,传媒怀疑炸弹引爆器藏于其中。

比利时警方全力追捕在逃的拉什拉维,当地媒体指他已经在星期三早上在安德莱赫特区落网。他相信也是去年巴黎恐袭的涉及者。

比利时外长雷恩代尔20日透露,萨拉赫向调查员透露,他计划在布鲁塞尔发动新的恐袭。而当局在萨拉赫位于福雷区的单位确实发现大批中型武器与弹药。而网络成员可能包括两名仍然在逃的巴黎恐袭嫌犯,两名网络成员成为调查焦点。

其中一人为31岁的摩洛哥裔比利时人阿布里尼,他在巴黎恐袭中驾房车接载施袭者到巴黎,是萨拉赫的青梅竹马朋友,两家属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区的邻居,而数名巴黎恐袭施袭者也来自该区。

另一人正是24岁叙利亚人的拉什拉维,据报他在2013年2月前往叙利亚,然后以卡亚勒的假名返回欧洲。警方已证实在数条使用于巴黎恐袭的爆炸腰带发现拉什拉维的脱氧核糖核酸(DNA)。

比利时警方表示,左边两名黑衣男已引爆炸弹身亡,右边的白衣男则在追捕中。(路透社)

比利时警方星期三逮捕相信是扎芬特姆机场爆炸袭击案的主嫌拉什拉维。(欧新社)

与巴黎恐袭有关?当局指仍言之过早

比利时联邦检方表示,要说布鲁塞尔遇袭与去年11月的巴黎恐袭案有关,目前仍嫌太早;巴黎恐袭主嫌萨拉赫几天前才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落网。

比利时联邦检察官范李伍与首相米歇尔召开记者会说:“现在判定与巴黎恐袭案有关还太早。”

比利时警方18日在布鲁塞尔发动一连串突袭,逮捕了萨拉赫;“回教国”(IS)宣称犯下造成130 人丧生的巴黎连环恐袭案。

专家表示,布鲁塞尔的大屠杀显示,尽管当局不断强化维安工作,比利时和欧洲各地的“圣战士”组织仍有能力发动造成大规模死伤的攻击。

法国资深反恐官员说,这些攻击案不太可能是对萨拉赫4 天前在布鲁塞尔落网的直接回应。

他说,布鲁塞尔的连环爆炸案较可能是回应警方先前在比利时发动突袭,例如2015年1 月在佛维尔的行动中击毙两名“圣战士”,另一人被捕。

这名官员告诉法新社:“他们想展现出就算你们逮捕了我们的某些人,我们仍在这里。你们阻止不了我们。”

舒兹曼一辆列车的乘客纷纷步下,在隧道摸黑沿轨道走一段路,后爬上月台疏散。(路透社)

地铁遇袭恐怖照曝光

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遭遇恐袭后,多个遇袭地铁站内部惨景纷纷曝光。

有网民在网上贴出的照片显示,遇袭地铁站之一“舒兹曼”的一辆列车乘客纷纷步下,在隧道摸黑沿轨道走一段路,后爬上月台疏散。

另有照片显示,一列往返地铁站“阿兹-罗伊”和“马尔贝克”的列车,因两处都遇袭而停驶。列车上的乘客等着有关当局安排他们疏散。

在靠近欧盟总部的马尔贝克地铁站所拍的照片显示,一辆列车的中间车厢爆炸后,车身严重受损,地板上可见疑是遇难者遗体或断肢。

布鲁塞尔22日共有3处地铁站遇袭,分别是阿兹-罗伊、舒兹曼和马尔贝克。至少有20人在事件中丧命,布鲁塞尔地铁宣布所有地铁站关闭。

马尔贝克一辆列车发生爆炸后,车身严重受损,地板上可见疑是遇难者遗体或断肢。

体制乱内讧多碍比利时反恐

比利时政出多门的体制,令反恐行动迫切需要的精密资讯分享和行政协调难以成事,种下滋生圣战分子的祸根。

《纽约时报》曾报道,早在巴黎恐袭前一个月,莫伦贝克区长申普曼便收到来自安全部门的名单,上面包括日前落网的萨拉赫以及巴黎恐袭嫌疑主谋阿巴伍德。

可是申普曼只顾把责任推给联邦警察。

而比利时内政部长让邦是强烈弗拉芒(荷语区)民族主义者,比起想办法加强反恐,更乐于讽刺布鲁塞尔在法语政党“20年宽松”管治下沦为“回教暴行温床”。

为了安抚国内三大语言群体(荷语、法语和德语),比利时政治架构充斥令人头昏目眩的机构和政党。

以布鲁塞尔为例,负责安全和反恐的除了一支联邦警队,还有6支本地警队,关系错综复杂;还有两个情报部门(分别属于军方和文官系统)的总部,另有反恐情报协调部门OCAD。

比利时的荷语区与法语区充满敌意的斗争,早在1830年立国之初已埋下伏线,是现代行政上各种混乱的主要元凶,并造成2010年起长达逾500日的政府难产局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