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害怕谁/玛丽娜马哈迪

我在成长过程中可说一直具有很强的真主意识。在我小的时候有人告诉我,如果我撒谎,真主会割断我的舌头;如果我幻想我很富有,我则被警告在这地球上绝对没有人能比真主富有;如果我尝试隐瞒长辈某些我所做的调皮事情,我还是晓得就算长辈看不到,真主永远都看得见。

用谎言伤害他人

毫无意外,我是非常听话的小女孩,害怕父母及真主的愤怒。我花了很多年才弄清真主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可怕,真主会原谅衷心道歉的人,以及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用谎言伤害他人。惟我无法忘怀的一个信念就是,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一个“万能的存在”看见,以及终有一天遭到审判及被要求对所作所为负责。

很显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认为。若把无神论者除外,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宣称相信真主的人,并没有认为自己时时刻刻有被注视的意识。他们认为只要其他人没看到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就会安然无恙。直到他们被捉到为止。

近来一名政府官员被逮到欺诈政府1亿令吉用来购买头等舱机票及为家人购买名牌手袋的事件令人感到震惊。为何这么久都没有人发现不对劲?又或者,这或许是为何这些人有恃无恐,有人知道但他们最终决定不管闲事。当然,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我们必须尊重别人的隐私权。但他们是不是忘记了还有谁在注视?

我们是罪犯的同谋

事实上,有些时候人们甚至懒得去隐藏,所有一切任由曝露在太阳底下,毫无掩饰。我们全部照单全收,购买杂志阅读及痴痴看着那些钻石及汽车;我们很少询问它们来自哪里,最多也是暗自窃笑一下,然后继续翻下一页。

正是我们这种继续翻页的态度容许这一切发生。我们看到了,我们质疑,然后我们无动于衷。这正是腐败人士希望我们做的。因此,我们其实是罪犯的同谋。

因此,为何我们要对当我们最终作出了一些批评,他们随即转身并向我们抛出各种包括不服从在内的指控的情况感到惊讶?这些年我们都很听话的转开了头,现在我们为何敢于正视?而我们看得越多,反击就越激烈。

上周我们被告知不服从领袖就等于不服从真主。噢我的天!我们首个责任不正是必须服从全能的真主吗?可兰经第四章第135节,真主对我们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维护公道,当为真主而作证,即使不利于你们自身、和父母和至亲。无论被证的人是富有的,还是贫穷的,你们都应当秉公作证。你们不要顺从私欲,以致偏私。如果你们歪曲事实,或拒绝作证,那么,真主确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

对我而言这清楚说明服从我们的领袖条件,必须是这些领袖对我们是否公正;维护公道及公平是我们领袖的主要职责,因为它与我们有关。因此,当我们看到他们犯错时,特别是将我们视为顽皮小孩时,为何我们沉默不语?

真主在第五章第8节重申:“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尽忠报主、当秉公作证,你们绝不要因为怨恨一伙人而不公道,你们当须公道,公道是最近于敬畏的。你们当敬畏真主。真主确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

神圣的可兰经也一再提醒我们除了真主之外,不要认为他人具有神性。这是我所认为的最大罪恶,因为它破坏了只有一个真主的核心信仰。惟还是有很多人继续将自己作为人类的素质及缺点比作上苍。他们说,我们不可以批评他们,因为这就像在批评真主。这肯定是傲慢的最高境界。

不过,他们因为我们的沉默及漠视而得以逃脱。我们究竟比较害怕谁,他们或真主?

(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