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的声音被听见/黛安娜索菲雅

本月4日,我们看见政治分野两方的国家领袖、公民组织和其他有影响力的人物签署“人民宣言”。

或许敦马哈迪医生说得最贴切,与会者是“同床异梦”。话虽如此,那肯定是国家的历史性一刻。出席的政治大仇敌们不曾因共同的政治目标走在一起。

在手提电脑屏幕上看“现场转播”,我的感觉混合惊讶、不安和兴奋。毕竟,被囚禁、放逐和迫害的人,现在与导致他们受苦的人坐在一起了。不过,他们这么做,不是因为他们突然忘记和原谅那个人的罪过,而是他们相信拯救大马和人民的更大目标。

当然,每个人反应不同。我有些战友、同事和朋友觉得被出卖和失望。我不怪他们。

被人标签为与魔鬼交易

有些人把这种结合标签为“反神圣联盟”,或可说是与魔鬼交易。有趣的是,我确定另一方的支持者也问了同样的问题,这种情况下“魔鬼”是一个可变量。

这个场合让我想起1945年雅尔塔会议的“三巨头”。二战末期,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苏联最高独裁者斯大林(可称是同床异梦者)一起计划、设计和决定对付德国和日本的最后策略。

虽然他们的个人哲学和国家理念完全不同,但他们战时共同的目标,引领他们结成不太可能的伙伴,迎接战争的结束。

相比之下,大马上周看见的是小角色。说真的,我们已在大马政坛看过许多不太可能的伙伴关系。1990年,行动党和巫统反对派东姑拉沙里合作;1999年,行动党和拿督斯里安华携手。

两人均为巫统忠实拥护者,在该执政马来政党失势后,和反对党找到了共同点。如果大马政坛给了我们一个教训,那就是从不缺少政治惊喜。无论如何,应该把大局放在心上。

群众力量可以改变政局

“人民宣言”证明,为了共同利益,超越党派分野的团结是可能的。执政政权领袖有些失算了。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博士甚至说,58人支持的宣言,不反映或代表3000万大马人。根据那种逻辑,他应可明白第13届大选输掉总票数的政府,也不能代表选民的利益。

一般大马人下一个问题是,签署宣言有什么用。我们不应低估群众压力的力量。在世界上,群众反对上升,已促使许多政策转弯和政客辞职。

水门事件主角尼克逊,是美国史上第一位因公众和党内领袖施压而辞职的总统。缅甸苏貌将军在仰光打高尔夫球时当众精神失常,甚至相信自己是11世纪战王转世。他的强烈失常,是来自1990年大选败给昂山素枝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后,全球和国内的群众压力,并削弱了他的领导权威。

和平与战争关系坚强

2013年,在贪腐调查的群众压力下,土耳其部长辞去内阁职位。拿督翁查化、东姑阿都拉曼和敦阿都拉,都是因群众压力辞职。至少这些大马绅士知道,何时已不受人民支持,不像今天某些领袖。不过,群众压力要起作用,需要的不仅是领袖背书,我们需要普通大马人的参与。越多人加入,可产生越大的政治影响力。

“拯救大马”目标超越了反对党政治议程。不过,没有人民支持,无法拯救大马。这里就引雅尔塔会议上苏联独裁者斯大林先知先觉的发言,聊作结语。

“战时团结并不困难,因为有大家都很清楚的联合目标:打败共同的敌人;战后的工作才困难,利益分歧倾向于分裂联盟。我们的任务是,确保我们在和平和战争时,有同样坚强的关系。”     (详祺译)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