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A是祸是福?

我国在谈判期间,提出最多“豁免”特定项目。

备受争议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随着我国国会于1月杪以多数票接纳,以及在2月4日与其他11个成员国正式签署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TPPA各成员国如今着手有关协定的执行方针和各国的批准程序,并会在两年内完全接纳协定内容。

大马签署TPPA,对未来经济发展是祸是福?这取决于我们如何诠释当中的利害关系,以及是否已经做好备战的准备。

专家认为,各行各业如今应仔细掌握TPPA对经济、政治、贸易趋势的利与弊,武装自己应战未来才是上策。

参与TPPA效益恐不显著

经过5年的谈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于2月4日正式签署,然而并不意味着TPPA未来将畅通无阻,因为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恐怕会和美国引发全球贸易主导权的较量。

此外,基于我国已签署许多贸易协议,因此,TPPA的经济效益恐也不比预期显著,同时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也不可忽视。

专家认为,全球贸易开放难以避免,我国趁早加入多边贸易合作协议,更可占据优势,也让政府和国人尽早做好准备,迎向全球自由贸易的挑战。

从贸易层面来看,参与TPPA可带来的贸易获利并不显著。

TPPA从谈判到签署,一直引起众多争议,政府也委托了第三方机构对TPPA做成本分析,探讨它对经济、社会和国家安全等的利与弊。 

然而,从经济层面来看,TPPA可释放的实际效益,恐比预期低,毕竟许多研究报告都无法准确计算出,TPPA与我国现有自由贸易协议的重叠现象,会如何抵消潜在效益 

根据贸工部,我国如今共参与了13项自由贸易协定(FTA),其中6项是通过东盟签署的区域协定(TPPA的其他三个成员国:汶莱,越南和新加坡也参与),以及另7项是我国独自签署的双边贸易协定。 

而东盟签署的其中三个自由贸易协定,都是与TPPA成员签署,即日本、澳洲和纽西兰。我们也有4个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是与TPPA成员签署,即日本、澳洲、纽西兰和智利。 

同时,我国也正参与洽谈由中国主导的RCEP,这项协议也有不少TPPA成员国参与,如日本、澳洲、纽西兰、新加坡、越南和汶莱。 

议程重叠无所适从

联昌国际研究在报告中指出,这些已签署和潜在签署的贸易协议,都可能出现重叠的贸易政策议程,可能令我国贸易商在处理贸易来往时,显得更复杂和无所适从。 

此外,基于TPPA成员国之间,在许多贸易项目上的税率已相当低,TPPA料不会显著推高贸易增长。

根据国际贸易和工业部,TPPA实行后,对现有自由贸易协定主导的全球贸易,仅会增加8.9%的贸易额,未来10年增幅也不会显著。 

因此,从贸易层面来看,参与TPPA可带来的贸易获利并不显著,特别是某些益处,我国或可从参与RCEP中取得。

即使参与RCEP的益处较低,但在一些高敏感领域的妥协度也相对低。 

根据一项研究,RCEP成员国获得的潜在益处,可能会比从TPPA获得的益处更大,因它料涵盖亚洲最大经济体,如中国、日本、韩国,以及印度。 

不加入TPPA影响深远

为深入了解TPPA可能对社会福利和保障造成的影响,贸工部邀请了大马策略及国际研究机构(ISIS),针对此课题做出成本分析调查。

联昌国际研究认为,ISIS作出的政治成本分析相对全面,这项研究主要集中在若我国不加入TPPA,可能面对的影响,或比经济角度来得更重要。

国家利益更重要

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若没有参与TPPA,可能造成的影响包括:不利我们与美国的关系、无法重启大马-欧盟自由贸易协定,以及我国将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推动自由化和改革。

整体而言,参与TPPA更重要的是国家利益。

此外,在较早阶段加入TPPA,将可让我国能够更有效地维护在某些课题上的利益,在该贸易合作框架正式生效前获得保障。

提出最多豁免项目

我国也是在谈判期间,提出最多“豁免”(carve-out)特定项目的国家。

同时,一些关键课题将备受国人关注,如投资者与国家纠纷的解决(ISDS)机制、国有企业(SOEs)、政府采购、劳工、知识产权和土著政策等。

国内多项劳工相关法律将需要修正。

无损贸易自由化进程弹性政策仅是过渡期

尽管我国政府在这些课题上,争取到一些政策上的弹性,如土著政策,不过,这些措施也是有过渡期限的,不影响未来贸易自由化进程。

在劳动课题上,多项国内劳工相关法律需要修正,不遵守会导致贸易制裁,如提供更多自由予罢工活动、移除集体谈判和罢工范围的限制,以及消除有关工会代表和领导层选举的限制等。

这些修订将会使职工会有更大的谈判能力,可进行任何与劳动有关事宜的罢工活动,同时,外国工人只要在该国工作至少3年,就可以被选为工会的执行代表。

中小企参与度显著下降

联昌国际研究指出,这些变化可能对大马的公共秩序和稳定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我国非常严格限定工会会员和罢工权。

在TPPA签署时,土著、中小企业,以及东马原住民的供应商参与顶限为70%,这一比例将会逐步在第五年减少到40%,这个降幅是相当显著的。

社会冲击效应难免政府需有能力应对

政府也承认,这项贸易协议难免会对社会活动造成损失和负面效应,如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失业、低工资,以及小型企业不敌外来竞争等。

联昌国际研究指出,一旦TPPA获得批准,可能会即时带来负面影响,所以,政府应马上实行应对负面冲击的规划。

若财政空间有限,政府就有必要腾出一些财政空间,扩大社会安全网,比如提高税收来增加收入。

未来,我们将不再会看到石油相关行业做出庞大的收入贡献;因此,政府仍然有空间调整支出和转换税收来源,从非税收基础,转向更多税收基础。

需规划长期财源

更迫切的是,政府需要采取中长期的规划模式,解决收入来源的长期结构转变。

它可能通过削减发展支出,特别是减少在经济领域上的分配,以及更侧重于社会开支,这将有助于政府规划一个新贸易和投资政策,同时拥有精心规划的社会安全网措施。

第三方研究无法反映实际效益

了普华永道(PwC),展开有关TPPA对潜在经济影响的成本效益分析。

联昌国际研究分析员认为,虽然这份报告非常仔细,但只集中于10个特定行业,而且大多属于出口导向型的制造领域,这些领域很多都已经在各项自由贸易协定下运行。 

这10个领域分别为建筑、电子电器、石油天然气、原棕油、纺织品、汽车、零售、制药、木材,以及塑料业。 

这份调查分析涵盖10年的期限,从2018年至2027年,以2014年作为基础,并假设所有的关税在10年内消失,或同等额度的减低,如每年10%。 

难证明经济效益比成本高

联昌国际研究认为,虽然这项调查分析相当全面,但是它还不足以作为我国加入TPPA的基础论点。 

该研究认为,这项调查的结论,高估了消除非关税措施推高GDP的效益,而无法有效地证明经济效益高于成本。 

仍须大量依赖外劳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报告,大马可在2030年获得8%的经济贡献,只是排在获得10%经济贡献的越南之后,不过,却没有仔细公布如何取得这8%的经济贡献。 

报告指,越南和大马都可取得出色表现,主要来自于通过更深入整合区域供应链获利,尤其是在电子与电器和纺织业。 

世界银行估计,大马可从非技能型劳工密集型工业如纺织、服装和金属制品中获利,仅排在越南的后头。

至于在技能型劳工密集型工业(化工、交通工具和机械),大马的获利程度仅次于汶莱,而越南的损失最大。 

然而这造成了疑问,这意味着我国在大部分非技能劳工不会被取代,甚至从中受益,那是否意味着我们还需要集中发展非技能劳工密集型工业? 

若我国要保持大部分的非技能劳工密集型工业,这或意味着我们还需要更多外劳。 

应以国民总收入计算效益

联昌国际研究也发现,研究的重点迄今为止更多集中于GDP增长。

虽然考虑到未来更深层次的全球一体化,GDP内的外国比重可能更大。 

如今更多的大马公司扩大国外市场,因此,我国应该采用国民总收入(GNI),而不是包含更多外来投资的GDP,来计算影响和效益。 

应对中美贸易较量大马如何选边站?

中国的崛起是本区域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区域国家仍可选择要按照TPPA以美国为首的贸易规则,还是中国通过RCEP谈判的贸易规则。 

基于“中国规则”显得更宽松,不参与TPPA的获利或许会更大。根据经济学家彼得彼得里(Peter A. Petri)在2012的研究表明,RCEP的潜在回酬会比TPPA更大。 

美式规则更有保障

然而,当涉及到保护出口商和企业收益,联昌国际研究则认为,“美国式规则”可能更有利,而未来将有更多的国家加入TPPA。 

由于一些TPPA成员国通过贸易合作获得更多的优惠,在亚太区的4个国家已表示有兴趣加入,即韩国,泰国,菲律宾和印尼。 

RCEP的谈判在2012年11月才开始,它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完成谈判,但这可能给予那些还不是TPPA的国家的另一个选择的机会。 

然而,另一个更重要的现象是,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 成员国,都关注最终趋向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

自2010年开始,当TPPA会谈开始时,APEC成员之间就有了一些共识,期望未来可朝向FTAAP。 

目前,由12个成员国组成的TPPA,以及预计由16名成员国谈判的RCEP,都朝着这个前景。

亚太区通向FTAAP,走向符合全球化的步伐。

FTAAP走向全球化

联昌国际研究认为,亚太区通向FTAAP,走向符合全球化的步伐,这将会出现更多的跨境投资转移,尤其是非流通服务行业。 

这将意味着,未来全球贸易将会有更大的政策透明度和收益保护。 

大多数APEC成员希望的是,无论TPPA和RCEP,最终将走向FTAAP平台,形成一个亚太区范围内的贸易承诺。

 

奥巴马:TPPA是美国掌握亚洲贸易主导权的措施。

美国遏制中国主导FTAAP平台恐难产

尽管如此,许多贸易专家认为,这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首先,有一些APEC成员尚未加入这两个协议,分别为台湾、香港、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俄罗斯。 

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也表示,TPPA是美国掌握亚洲贸易主导权的措施,以遏制中国在区域的贸易主导地位。 

区域经济一体化后来者地位不利

未来,我们或无可避免地看到更多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不管这过程有多么困难,因这是区域一体化的重要发展。

这可能会造成很多成员国和措施重叠的现象,但这是唯一可加快和扩大经济自由化的方式,特别是在跨国领域投资。

多边协议谈判复杂

报告显示,那些区域贸易协定的领导国,或会邀请对手加入,而后来者将会面对两种不利的地位,必须接受现有的议程和规则,以及可能被要求遵守额外的条件。

鉴于多边协议谈判的复杂性,联昌国际研究认为,任何迟进者或需要有极强的谈判能力,因为极有可能被现有成员国要求签署和接受已成型的条例和义务。

所以,不管TPPA和RCEP最终会如何发展,我国不能排除在这两个协议以外。

参与者不一定会在经济方面带来显著贡献,但是不参与,就需要承受被排除在外的无形冲击,以及潜在损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