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历久不衰活力/依德利斯贾拉

众所周知,我们当前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油价走低和全球需求放缓双面夹击,拖慢全球经济的增长步伐。

大马是产油国,也是经贸往来频繁的国家。2015年,我国的总贸易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51.9%。因此,全球消费下跌,势必殃及大马。

2016年,一些领域为了应对艰辛的前景而束紧腰带,尤其是原产品业和金融服务业。

环顾国内外形势,我们很容易陷入“末日恐慌”,以为大马经济已沦陷,但事实并非如此。

私人投资仍主导经济

尽管挑战重重,我国去年的经济表现依然亮眼,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达到5%;财政赤字降低至国内生产总值的3.2%,实现减赤目标;国债维持在国内生产总值的54%,低于55%的顶限;私人投资依然领先政府投资,两者比例为65:35。

私人投资虽低于2014年,但政府投资也不高,证明政府没有为了推动经济增长而借贷投资;如果政府扩大投资,国债便会增加,最终影响财政情况。

今年1月,首相公布政府调整的财政预算案。标准普尔评级机构随后指出,大马征收消费税、减少汽油补贴等财政措施,有助于减轻拖延整顿财政的压力。

其实,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三家评级机构都给予我国今年“稳定”的评级,因为政府整顿财政的努力有目共睹。

重点发展12经济领域

另一方面,我们要看看我国有没有为关键经济领域注入活力。低油价对以燃油为原料的厂商有利,但不利于产油国。

上个月,阿曼政府邀请我分享大马的转型措施。该国非常依赖油气业,油价波动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对我国的转型计划深表兴趣,甚至有意仿效。

中东青睐转型计划

沙地政府日前也邀请我和沙地部长及高官分享转型心得,因为他们也在落力转型,并在首都利雅得组织超过20个研究小组,探索刺激经济的方法。

大马已走过研究阶段,现在的重任是审慎管理财政,同时应对转型计划可能面对的风险和波动。

我们大力重组经济架构,避免过度依赖油气收入,还重点发展12个占据相对优势的经济领域,并通过深谋远虑的改革建立鼓励竞争的商业环境,让优秀的企业蓄势待发、展翅高飞。

经济只放缓没衰退

在发展关键经济领域时,我们把重点从开采原产品,扩大至发展经济效益更高的下游活动。我在此列举一些例子。

石油、天然气和能源领域要通过发展边佳兰综合汽油中心来增加生产石化产品。这是抵消油价波动的妙计,因为油价下跌时,原料成本跟着下降,使利润水涨船高。

发展下游业务脱困

另一边厢,经营深水油气终端站的戴乐集团提供了油气储存便利。拜增产石化产品所赐,戴乐集团的储存库最终获得充分利用。因此,认真看待和经营下游业务绝对是明智之举。

2010年,我们对棕油和橡胶业展开研究,并预料棕油价会下跌,结果,近一年来的棕油价格走势验证了我们的预测。

为了变通,政府和私人界携手合作,鼓励投资者发展经济价值更高的油脂衍生品业和生物化学品业。

很多措施无法立竿见影,最重要的是先做足功夫,并确保大马经济没有在外围压力下崩溃。

我国经济只是放缓,没有衰退。我们已经努力,也做了很多艰难的决定,现在正准备收成,迎接欣欣向荣的未来。

没借钱刺激经济

我们从世界经济史中看到,全球经济或个别国家经济每40年、50年,甚至100年,经济便会大起大落,这是经济周期。

低潮时,有人挣扎求存,最终惨遭洪流吞噬,也有人逮住机遇,然后登峰造极。

面对困境时,切莫自乱阵脚。若政府在经济衰退时慌张地借钱刺激经济,国家的财政情况便受影响,即使成功推动经济,债务和赤字问题依然悬而未决。

我们不要看到这种情况,因此,我们坦然面对经济动荡,然后坚守岗位,锲而不舍、按部就班地落实原有计划。

经历多个经济周期仍能屹立不倒的办法只有一个——维持活力。坚韧的生命力并不依赖靠山。不管时局好坏,都要未雨绸缪、积累筹码。如今,只要继续推行已经规划的计划,我们便能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