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显示受访者强烈意愿
88%企业赞同加强反贪

刘胜权(左)跟与会者交流嘘寒。

(吉隆坡10日讯)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防范)拿督斯里斯慕斯达法说,根据2013年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全球诈骗调查显示,我国有88%受访企业认为有必要加强私人企业的反贪条规。 “相较于东南亚有82%和全球有69%的意愿比率,88%大马受访企业要强化企业反贪条规是个好的数据。” 

此外,他说,谈及贪污和在公共采购的课题已有一段日子了,在过去5到6年来,大家是否真的达到所设下的反贪目标? 



“每个企业社群和企业领导人都必须要强调和关注此课题。” 

他是今日出席大马企业监管机构(MICG)所主办的公共与私人领域国家采购与廉正论坛上,主讲“采购贪污:防范公共与私人领域的贪污采购”上这么指出。 

慕斯达法指说,许多国家的公共机构单单在采购物品、工作和其他服务上,贪腐至少占国内生产总值平均15%至30%,有些国家的贪腐比率甚至更多。 

贪腐占国内生产总值2%

“每年纳税人有一笔庞大的金额被政府用在物品和服务开销,从机场和体育馆建筑到买学校的电脑和医院的药物,这些都是高价值、复杂和重要的项目。”



与此同时,他指出,在公共合约总值中,平均10%至25%的钱会消失在“贪污”口袋内。

在马来西亚,慕斯达法估计我国贪腐行为的开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这证明贪污的行为不仅会破坏个人的企业,但影响力甚至更广泛地跨越国家社会和经济发展。 

“不仅马来西亚,一些国家甚至高达15%至18%的比率。”

慕斯达法(右)与尤斯里互动交流。

慕斯达法:贪污代价大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防范)拿督斯里斯慕斯达法说,无论是公共或私人领域,贪污所带来的破坏性是非常大的,许多反贪机构,包括国际透明组织耗费上兆美元的代价。

“在一些国家的建筑领域,贪污的开销至少是总发展开销的30%” 。

此外,他指根据2012年联合国全球契约实行对超越1700家企业展开可持续实践的最大型调查显示,39%受访者视贪污为他们企业可持续性发展的主要障碍。 

“可持续性和整体市场的增长,不可能与腐败同步且实现。” 

询及我国不论政府或私人界都面对生活成本高涨的压力,但为何物价却没下降,当中是否有牵涉到贪污的成分,他不排除有此可能。

部门有做工刘胜权:我没睡觉

刘胜权强调,他没有睡觉,他在部门是有做工的,问题在于他如何向公众传达“做工”的信息。他也对在场的与会者列出他的努力成绩单。

“这就是我的工作和进展…肯定的是,我没在睡觉。”

他也相信人民最终会看到他努力下所带来的改变。

安比宁(中)莅临会场,受到注目。

1MDB最后审计报告一呈国会不再是秘密

当提呈国会时,一切“机密”就公开了!

国家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宁说,当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准备好把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最后审计报告提呈国会后,那报告内容自然就会公开。

“因为国会条例,每当国会正调查,该报告将会列为机密文件。

“大家需要等待,当他们提呈报告后,就没有秘密啦。”

关系如同“表兄弟”

安比宁于本月4日提呈1MDB最后审计报告予国会公账会,报告被列为官方机密文件。

他是今日主讲“财务管理与采购程序:采购课题”上,这么透露。

他也比喻国家总审计署与国会公账会的关系如同“表兄弟”,若无国家总审计署的协助下,公账会也无法全面运作。

他说,他们会确保参与公账会的中央和州署阶段的会议和工作,互相协调。

亿元以上工程都会审计

安比宁指出,从去年开始,1亿令吉以上的工程都会审计,如亲自巡视工地查看工程进展的满意度、工作文件效率及承包商是否有领薪等,以确保该项目不是一个“问题”工程。

他说,我国有上千个工程项目,他们只把目标锁定在1亿令吉以上的工程,这些工程都已列入他们的名单内。

询及若发现工程有纰漏,审计司是否会建议中断有关工程,他则回应,没必要这么做。

“没必要,我们会跟计划的持有人会面商谈,看他们是否能够改善弱点。”

致力提高项目管理效率

安比宁说,政府已采取各种方案来提高项目管理的效率,承包商在工作上要秉承廉正的操守,有者也有签署企业廉正宣言。

“政府已经做了她的部分,工程计划者也要做好他们本身的角色,确保东西会变成更好,基本上是有关管理的课题。”

针对国家总审计司是否会监督政府落实撙节措施或部门减少开支,他表示,这是政府首席秘书和该部门的工作。

他说,过去在1997年经济萧条时,政府也有落实该撙节措施,他有信心政府可以有效地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