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印度阁
人和建筑都一样美丽

开向内院的空间。

从外表看来,这座精品旅馆有古朴的模样,敞开的大门,镂花的样式,上面书写着“东印度阁”,步入室内,读起历史,才知道这老房子的重建修复被槟城世界遗产委员会认可为“修复范例”。

东印度阁的大门。

我上一回来到槟城,是2010年的事,槟城才刚刚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没几年,租金管制在老租户去世后开始失效。槟城的老街坊开始看到一些别致的咖啡馆,和一些手工艺术品的小店。记得那时我还很喜悦的到处游走,为着槟城的新生命和旧生活的交织而感动。

6年后回到这里,很多都不一样了,原来的老行业都撤出乔治市,大大小小的咖啡馆,所谓的精品旅馆,还有许多许多的手工艺品店排满了街道,几乎让我觉得正走在环球影城里的场景,没有什么是真实存在的——生活里的纯粹。

浓厚人情味

可是哪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可怜的学生正在路边写生时,厚着脸皮向一间精品旅馆要求几份旧报纸来铺地时,有一件让我感动的事发生了。

正在值班的大堂经理,把学生请进漂亮的老屋子里,让他们可以在荫凉的中庭写生,还送来冰冻的饮品让他们在酷热中沁心,可我知道他们那天的心都是温暖的。

在一个这么商业化的城市里,就连老式Kopitiam也要收台费的时候,还有一些人那么实在的体谅关心,也很明显的不为回报,这一间老房子突然也有了很厚的人情味。为了道谢,走进大堂,才发现这一所精品旅店来头不小。

从外表看来,这座精品旅馆有古朴的模样,敞开的大门,镂花的样式,上面书写着“东印度阁”,步入室内,读起历史,才知道这老房子的重建修复被槟城世界遗产委员会认可为“修复范例”。

再往下读,才发现这一座老房子门牌25号,是台湾鹿港辜家辜显荣的曾祖父——辜礼欢的故居。

楼上套房。

故居大有来头

辜礼欢是第一个华人甲必丹(Kapitan),也是槟岛(昔日称槟榔屿)英殖民市政府第一任议员;根据《槟榔屿开辟史》,1786年英人莱特代表东印度公司乘军舰抵达槟榔屿,登陆后莱特的日记有这么一段记载:“随行人员伐树木、设帐幕,有一小艇来自吉打,由Captain China带头,并有印度基督教徒数人,亦携有鱼网一具。”(1959,页54),这位Captain China,就是后来的华人甲必丹辜礼欢。

也因为这样的渊源,造就了辜家后来政商两界的盛名。

东印度阁坐落在China Street上,这是英国人叫做中国街,而华人口称大街,华人商贾聚居的地方。据说当年这一所房子就是大街上最美丽的大屋,是当时最有权有势的辜家大宅。

这房子面向大街的一面有五脚基,铺的是大片的陶瓦地板,跨过两扇大门的门槛直接进入了迎接来客的厅堂,从厅堂往里面看去有四扇比较简朴的木门,可以让人直接看进中庭。

我猜想这并不是原来的配置,因为在华人文化里,面向大街的这一个立面,都供奉着家神和祖先,一是对祖先和神明的尊敬,二是借这一个立面保护家眷的隐私。

过了这两对门,是一个甬道,两边有房间,和大厅配对是俗称一明两暗的格局。经过这一小段,才来到中庭,在中国的空间配置中是家眷活动的庭院。

侥幸存留下来的木雕装饰。

厨房开放使用

穿过第二厅,往后还有一个内院,为今天旅馆的饮食空间,提供了一个绝美的风景。特别的是这里的厨房是开放给住客使用的,亲和力超强。

艺术品和旧时的牌匾与厨房用具,处处点缀着这一个宽敞的公共空间,住客坐下来休息,读书或者聊天都是极度舒服的感觉。

从内院旁木制的半旋楼梯往上走,就设置着好几间房间,在前方的应该是套房,看来应该也是以前甲必丹辜礼欢的房间。如果住在里头,不知道会不会有旧时商贾的感觉——在南洋湿热的空气中读着从北方寄来的家书,遥想那里的一头家是不是也是安好。

辜家房子在这一片和自己的家乡相隔着几千里的土地上奠基,却绝不肯放弃那些体现着中华文化伦理的中轴对称,尊卑等级分明的布局配置;根据着“天人合一”的精神,也一定要在房子中留下一部分没有建筑的院子,直通宇宙,让人生活在一个和大自然非常亲近的环境里。这样的文化传承,透过建筑,横跨一百几十年,如果留不下来就可惜了。

还好有人把它修复好了,给了它另一个生命;还好有好人把它顾好了,还让我看到人和建筑的美丽。

http://www.eastindieshotel.com/about/the-house-of-koh-lay-huan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