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人性作出改变/玛丽娜马哈迪

有时候面对一下丑陋的现实才会让你停下来思考。我近来参观金边的琼邑克(Choeung Ek)种族灭绝中心时,就碰到了这样的情况。

同时被称为“杀戮场”的琼邑克在1975年以前,是一个占地2公顷及种满龙眼及西瓜的果园,而且其中一部分属于居住在附近的华人的墓地;在1975至1978年间,这个小地方成了红高棉屠杀2万缅甸人的场所,只因为这些人是城市知识分子以及不是农民。

参观琼邑克是一个奇特的经验。其中一个原因是它是一个安静的地方。为了尊重逝者,游客以戴着耳机和聆听语音导览讲解该地历史的方式参观。它甚至包括生还者的声音。

难以想象如此宁静的地方所发生的恐怖恶行,惟一些展示品令人回到事发现场。我记得在地上看到一块看似属于某人衣服的红色碎布时,思绪当下陷入想捡起的冲动,但又认为它可能属于某个可怜灵魂在面临生命的残酷终点时所穿的衣服。

又或者它可能是儿童的衣服。琼邑克其中一个最令人望而生畏的景点就是“魔法树”。这树上挂了数以千计悼念在该处死去儿童及婴儿的圈圈。他们死得非常凄惨,听了令人毛骨悚然。他们被人捉着双脚撞向树干,至死方休;通常他们的母亲会被迫目睹整个过程。

参观琼邑克会令你停下来反思人类的本性。为何温驯的人们会陷入集体疯狂,并屠杀他们的朋友及邻居,甚至是父母?在只有800万的人口中,共有300万人死于饥荒、酷刑及杀戮。今天任何一名50岁以上的人,都会认识某位当年在地狱般岁月死去的人。

这当然不是集体杀戮的唯一例子。它曾发生在德国、卢旺达及波斯尼亚。当你看到红高棉各种各样的酷刑及杀戮,包括斩首时,你无法不想到在叙利亚及相关地方的“回教国”。人类看来具有一犯再犯的倾向。

传播不实资讯成常态

这些事件都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尽管它可以在很短时间内,从轻微发狂变成彻底疯狂。如果你去柏林的党卫军司令部旧址参观,这个最终被判在“纳粹大屠杀”中犯下危害人类罪的准军事组织,你将会发现一些令人不安的信息。

他们执行纳粹订下的政策,包括焚烧被标签为“非德国”作者的书籍、边缘化政治异议分子或国家的敌人,以及利用报章宣传纳粹思想。“人类是不平等的”是纳粹领袖用来合理化他们排斥及消灭非雅利安人种的口号,他们把这些人称为次等人类。这正如红高棉将非农民群众视为“平权主义”社会的叛徒。

作为一个社会,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其实远离这些暴行。但思维的微妙转变有时候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我们嘴巴有时候不经意的把一群人妖魔化,原因是因为彼此有着不同的国籍、宗教、信念及阶级。

利用媒体传播涉及特定民众的歧视及不实资讯的情况逐渐成为常态。要求我们证明爱国、效忠及忠诚,不然即是叛国及叛教的言论已成为经常出现的刺耳声音。禁止任何可能引起人们出现不同看法或疑问的事务的情况也已司空见惯。

这些过去所发生的恐怖事件之所以结束,是因为某些人保留了自己的人性,并决定不惜牺牲性命作出改变。最后,总是会有人从麻木中醒来,并采取行动拯救他们的国家。

我们可以轻易的选择否认这些事件会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或是选择无止境的抱怨,惟最终却是毫无行动。或者更糟糕是,批评那些愿意冒着危险有所作为的人。

又或者是选择马来西亚人的金科玉律“只要我的椰浆饭每天都在,我不在乎发生什么事”?(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