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我们失业了?/南洋社论

外劳抢饭碗?正当大部分国人都这样认为时,世界银行却告诉我们“你们错了!”。

世界银行调查指出,外劳不单不会抢走人民的饭碗,反为国人创造了更多工作机会。

题为《大马经济监测:外劳》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大马某些特定的领域,每当10名外劳的加入,就会为大马人创造5.2个新工作机会;而外劳人数增加10%时,大马人的薪水也将会增加0.14%,受惠最大的是中学学历的就业者、主管或经理级人士。

不过,市场的实况却是“饭碗被抢了,工作少了,收入甭提了”,而抢他们饭碗的不只是人民,还包括外劳。

外劳已成人民和雇主之间的问题,也成为工会和政府,以及劳资之间争议的课题。

鉴于巨大的工资差距,非熟练员工向高收入国流动的压力必然存在。因此,先是大批的印尼外劳进入我国,然后是缅甸、越南,再到最近的大批孟加拉外劳大举涌入我国就业市场;还有一些菲律宾人,以及摆地摊的中国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无不抢走了人民的工作机会。

随着民众担忧的加剧,劳资之间两种针对外劳需求的不同看法在争议着。企业界说劳力不够,需要增援;劳动层却说引进外劳不单抢了饭碗,甚至压低了就业市场的薪金。

外劳的引进,抢夺了人民饭碗的事实是毋庸置疑的,比如小贩;即使说大马人民不热衷3D(肮脏、辛苦和危险)工作,但肯定不包括当小贩。经济放缓,公司裁员最盛时期,许多工人,甚至是被解雇的中产阶级最容易最快找到的工作,很多时候就是当小贩。

今天,许多外劳就是被用来当小贩,而一部分更是“业余”之后,从事小贩或小商行业捞外快。也只有他们才能赚到“同乡”的钱。

在一些州比如槟城,外劳几乎成了小贩代名词,所以,槟州政府才要立法阻外劳当小贩,却遏制不了。

世界银行一名经济学家毛罗特达维德说,当一家公司聘请很多非熟练员工后,就有能力扩张业务,并制造许多需要中等技术的工作机会,而这些工作机会大多开放给大马人。

他指出,一般大马人受教育程度已提高,因此,大马人占非熟练员工比例越来越少。

但,我国非熟练员工何曾少过?即便大学毕业生,只要还没工作经验,其实就是非熟练员工。庞大的大学生失业大军在在说明了这个事实。

低熟练外劳的流入已给本土出生的竞争者造成损害。随着合法或非法外劳人口比例的上升,相对不熟练的本土工人比例的下降,许多本土非熟练工已不属于劳动人口——他们成为了就业无望的工人。

本地劳动力从不愿做(3D工作)到做不来和无能力做,在在反映了外劳所构成的影响,以及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因此,外劳从事的是人民不愿从事的工作,不尽全对,也会是一个错误。

劳动力的供应取决于它的价格。首先,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如果没有外劳,雇主们就不得不为保姆、清洁工、农场的园丘工人及建筑劳工等等支付更高价格。第二,虽然大部分是外劳,但从事这些工作的也包括本地人。障碍并不是缺少本国工人,而是如果没有外劳的话,雇主必须为他们支付更高的工资,以致增加了成本。

世行的报告中也提到,大量外劳涌入,其实也大幅度降低外劳之间所获得的薪水,跌幅接近4%,而大马籍非熟练员工的薪水则跌了大约0.74%。

外劳削弱人民工作机会与薪金都是事实,今天我国非技术工人越来越多地进入非贸易产品生产活动,如果非技术外劳也压低了这些岗位的工资,一个不幸的下层阶级将不可避免的产生。

经济放缓,生活压力不断加重的当儿,外劳肯定是一个严重问题,而政府和企业更需要的是提供一个切合国家社会需要的人力链——教育和训练,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大学生失业大军的加剧,而外劳也肯定不会是一个降低成本的有效长远方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