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诡变的政治/廖珮雯

前首相马哈迪总是能在马来西亚政坛激起剧烈涟漪。自从其子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遭首相纳吉强行逼宫下台,被强取一州大臣的官职后,马哈迪近期宣布退出巫统,动作连连,旋即和希望联盟一眾领袖联合召开记者会,仿如声讨首相纳吉的誓师大会,对外力数纳吉的种种不是,向人民宣布这项行动的合理理由。

和纳吉有关的一马发展公司的金融丑闻案,自去年7月由美国《华尔街日报》揭露后,全球瞩目,举国哗然,震惊于丑闻案的庞大数目、复杂的金钱转帐流向、政商勾结的黑箱操作等。这些一向都是人民在咖啡店茶余饭后猜测的“台底吃钱”操作,在外国媒体踢爆下,俱都赤裸裸摊在阳光底下。

无法撇清贪污疑云

直到最近,《华尔街日报》再次以全国封面头条,报道我国领袖有10亿美元存进其个人户头的惊天大消息,再次震惊世界。

在一马公司金融丑闻案遭揭露之后,马来西亚政局一直经历无数阵痛,让人民深感对国家失望、绝望,乃至萌生移民他国的想法。

在执政党内部,纳吉在没有提出具有说服力以撇清所有贪污疑云的说词之下,动用其作为全国最有权势的地位,对党内、执政集团内部所有对他有异议者,杀一儆百,扫除所有对他发出不满者。

在民联内部,通过分裂伊斯兰党,使一批开明派的有识之士被迫出走,另外成立诚信党。此举瓦解民联之余,新组成的希望联盟又纠缠于是否要与原本的伊斯兰党合作的问题。公正党和行动党之间,对此问题意见分歧。希盟内部在此议题上,一直谈不拢,纠缠不休,使有力威胁国阵的政治政党集团分裂如一盘散沙,内耗不休。

针对疑问、异见不断的公民社会,首相纳吉更如手握斩头刀般,在掌握国会多数票的有利形势下,修改各项法令,如和平集会法、国安法、官方机密法令、煽动法令等。纳吉甚至掌控总检察署,在司法上操控鞭挞人民的各种“行刑工具”,只要人民逾越司法界线,就有斩头刀、鞭子,往人民身上一架、一抽,使得所有人禁声,寒蝉效应被发挥到淋漓尽致。

言论自由、公民社会作为第五权的监督机制被破坏殆尽,马来西亚的民主制度仿如倒退数十年。在东南亚最落后的缅甸,人民尚能实践民主投票,选出自己的执政党和总统、开放办报的自由风气大开,我国的民主制度发展却往后倒退。

纳吉政权稳如泰山

我国人民争取独立期间,从没经过激烈的流血革命,于是协商、团结、和谐、包容、容忍、退让、中庸,逐渐形成政治正确的核心价值观,一种从我国独立历史而发展起来,奠基于我国独立历史而专属于我国和人民,形成国族建构与共同认知的核心价值。

正因为这些价值观的“政治正确”,人民即使强烈不满纳吉的行事作风,对其行事作风,对付政敌的独裁手段,金融丑闻的连连案件,竟都无法对我国最有权力的统治者,形成民意冲击,也无法形塑推翻的风潮。

即使马哈迪与希望联盟联手,两边原本是敌人的政治集团,都寄望通过希望联盟的动员实力,推翻双方认定的敌人,相信在人民被驯化洗脑的“政治正确”价值观下,仍无法动摇纳吉政权。

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既然“水”都要秉持协商、团结、和谐、包容、容忍、退让、中庸的价值观,相信这场誓师大会的结局仍只能兴起涟漪,但无大浪。人民将会把汉娜鄂兰说的“平庸之恶”进行到底,发挥得淋漓尽致。纳吉政权将稳如泰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