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培养失业大学生?/南洋社论

经济增长稳健,却有逾20万名大学毕业生失业,可笑还是可悲?

财政部副部长佐哈里说,是因为“没有为大学毕业生创造和他们的高等教育资格相符的适当工作机会。”

他呼吁雇主致力培育人才,而非挖角、聘外劳;失业率在4%以下属“全民就业”。

副部长一席话,可以综合如下:一:我国经济增长稳健,(政府)成绩骄人;二:即使大学生失业者众,也是受控范围内“全民就业”;三:大学生失业,错在没有创造符合大学生适当的工作机会。

职场供求不符,大学生失业,大学科系是不是原罪?

话说从头。劳工局截至2014年11月5日数据,共有16万970名政府大学、私立大学和国外大学毕业生,仍未就业或失业或寻找工作中。

人力资源部副部长依斯迈在上议院说,包括文、理工科生,其中文学及社会科学系毕业生失业率最高,43.3%或约2万3000人失业或待业,工程系24.5%或约1万3000人,理科系20.2%或约1万人,通讯科技及教育系是12%。

教育部2013年调查显示,失业毕业生约5万3282人,1万8640名男性和3万4642名女性。种族数据是,80.28%土著,即马来人、沙巴和砂拉越土著和原住民。

2014年16万大学生失业,来到今年逾20万,问题没解决还每况愈下,是大学教育出了问题。一年余来,人民和国家齐输,输得惨,也输得丢人,政府与当局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决心,一目了然。

佐哈里说,雇主投诉大学生的英文书写及表达能力欠佳,不符合职场需求,因此政府展开多项再培训计划,如一个马来西亚培训计划、大学毕业生事业促进计划、工业加强技术计划等。

他提醒雇主,应该准备支付更高薪水给表现特出及高生产力的员工,以便国家成为高收入国。政府计划于2020年前将员工薪水提高40%。

这个时候说挽救,说宏愿,说未来大计,意义上都是不大的,就整个经济而言,重要而实际的对策应是马上提高就业——失业大学生和经济不景下被裁的人民。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不明情况地一味要求高薪,无不是家长和大学生错误的普世价值。

传统观念中,大学像一种奖励:考到好成绩,升到理想大学,意味着可在大都市立足;成为“社会精英”,让付出的时间、财力和父母的期望得到回报,在全球经济放缓,大学生满街跑(觅职)的年代,更是错得离谱与不合时宜。

2007年,美国发生经济衰退危机,越来越多大学新鲜人一直无法找到所选择的专长领域永久职位。这个教训今天在我国发生了,持有高等教育之失业或职场能力不足的现象,更出现年龄层往下降的趋势。

没有经验和缺少技能,大学生和年轻人在各国都是失业的“主力”,这情况在欧美、亚洲,先进或发展中国家同时出现,全球经济下滑和畸形的经济结构给大学生就业关键一击,不少经济放缓的发达国家面临大学生就业问题更严峻。

大学教育上的量出而非质出,是问题恶化的推手。很多大学生不知道,失业大学生的现代名词是高学历难民(英文: Graduate Unemployment),或称失业大学生。

研究证明指出,这种失业率以及更多问题中,来自于大学毕业生的职场能力不足,是毕业生恶性现象与存在着社会文明病之一,反映教育机构之无效性和成效低落。

两年不到,从16万到逾20万,我们培养的是人才还是失业大军?政府再不重视,人民再不审视,2020年是个宏愿或是一条永远都抵不到的禁路?就在中产失业“人才”也在加入的时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