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中贸易目标渐行渐远/洪文杰

2017年中国与大马双边贸易额目标达1600亿美元(约6733亿令吉)的口号,我们已从2013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马后就喊到现在。

但这几年的贸易数据,却与该梦想逐渐背离。从2013年创记录取得1060亿美元(约4461亿令吉)的双边经贸后,2014年只苦苦守住1020亿美元(约4292亿令吉),2015年更是跌破1000亿美元(约4208亿令吉),仅取得973.6亿美元(约4097亿令吉)。

2月15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今年1月数据显示,中马双边贸易额录得64.93亿美元(约273亿令吉),按年大跌25.2%。

这跌幅比中国1月总贸易额下滑14.3%还来得严重,同时也是中国对主要贸易伙伴中跌幅最大的。

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下跌趋势归咎于令吉兑美元汇率的下滑(2015年1月:平均约3.60;2016年1月:平均约4.30) ;也可以将责任推到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甚至也可以说,这受到佳节效应所致。

越南善用了土地资源发展农业,充分利用人口红利与低劳动成本来推高工业生产,而进一步提振出口,缩小贸易赤字。

越南取代成最大伙伴

但不能忽略的是,1月数据也显示,越南与中国双边贸易额取得77.76亿美元(约327.24亿令吉),超越大马成为中国在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

当中,中越两国双边贸易额虽下降12%,但越南对中国的出口额却逆势上升18.9%,是少数对中国出口额取得增长的国家。

而事实上,去年数据也显示,中越双边贸易额就高达958.2亿美元(约4032亿令吉),上升14.6%,稳居东盟内对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与马中两国的贸易额只相差约15亿美元(约63亿令吉)。

越南在2013年仍排在第四(仅次于大马、新加坡与泰国),但却在2014年异军突起,崛起成为东盟第二大对中国的贸易伙伴。

当然,单月的表现并不能作为一个具说服力的指标,但绝对有激励作用。

外围经济恶化

无可否认的是,外围经济,尤其欧美日去年底的突然恶化,自然导致中国和亚洲地区的出口环境变差,经济增长压力扩大。

因而在这种趋势下,如何调整国家本身的经济结构,以及对外贸易上的步伐,就显得至关重要。

越南对中国贸易赤字庞大

与大马的情况不同的是,越南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是相对庞大。

就以2015年的数据为例。虽然越南对中国出口激增49.1%,至296.7亿美元(约1249亿令吉),但从中国进口就高达661.4亿美元(约2783亿令吉),贸易赤字接近370亿美元(约1557亿令吉)。

就算是越南方面公布的数据,也同样展现巨大逆差。至于大马方面,中国数据显示对马贸易存逆差;而大马数据则反映对中贸易存逆差。但无论如何,这都反映出马中两国之间的贸易是相对较为平衡。

差异性造就增长变化

但或许就是这种差异性,造就了越南对中国贸易的增长变化。尽管越南需要庞大资源与材料的进口来推动工业与基建发展,但其农产品的优良品质,以及人口红利带动的密集型工业生产,都逐步被善用作为出口的优越条件。

以去年为例,虽然政治与国际关系上有所冲突,但越南对中国出口的农产品与电子产品都取得双位数的增长。

在经济结构上,越南善用了土地资源发展农业,充分利用人口红利与低劳动成本来推高工业生产,而进一步提振出口,缩小贸易赤字。

大马调整结构寸步难行

反观大马,我们是否因平稳而过于安逸,而在调整结构上寸步难行呢?

大马不缺乏土地资源,但多被转为种植棕油或被开发了。大马不乏天然资源,但却被肆意挖掘,未经加工与提供附加价值链,就当原产品出口。

大马不乏专才,但走高科技发展的企业甚少,都被外国聘用了。大马不再拥有人口红利,但为了维持劳动密集型工业的生产,以及维持成本竞争优势,外来劳力持续输入中。

虽然政府突然暂停引进外劳,但不要忘了,现在还有200多万合法外劳,以及400多万非法外劳逗留在马。

转型谈何容易

这些现况都需被调整,才能为经济发展带来新效应,进而促进贸易表现。但这些现况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牵一发而动全身,要转型又谈何容易呢!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