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言论自由?/陆培春

日本没有言论自由?——也许,您以为是对中国的苛刻评语,但这却是发生于所谓自由民主发达国家日本的怪事。

事缘总务大臣高市早苗最近警告日本媒体:“若媒体违反广播法令第4条款规定政治上的公平原则,经过行政指导后仍完全不改善,利用公共电波重复此事,则我们不保证不采取什么对应,可能命它停止广播”。

倘若是落后国家,最多是部长邀请编辑“喝茶”或来个“饭局公关”,便迎刃而解,无需如此这般大动肝火,大肆恐吓。

在日本,言论自由乃民主主义之至高境界。报纸立场左右鲜明,无中立客观,以大报为例,右倾、最亲政府的是《产经新闻》与每天印900万份的《读卖新闻》。相对的,以批评政府为己任,属自由主义派的有日印300万份的《每日新闻》、700万份的《朝日新闻》,左派则有共产党的《赤旗》;极右极左小报,则任君选择。

当然针砭时事,批评政府,乃天经地义之事,谁也不觉奇怪,甚至半官方的NHK电视也常有批评政府(老板)的言论,故媒体被捧为“第四权力”,可见高市女部长是操多余的心、莫须有的。

每年参拜靖国神社

反之,作为一个政府,尤其是世界一级发达国家,理应承受得起媒体的批评乃至流言蜚语。正所谓“真金不怕火洪炉火”,真理越辩越清楚,何苦持强凌弱,恐吓媒体,以致自我矮化、自取灭亡呢?

大家晓得,高市是极右派政客,为了选票讨好右派选民,每年带头参拜靖国神社,还批判《村山谈话》,指加入‘侵略’两字不恰当,等于否定侵略,我们却从来没见她批判祸国殃民的军国主义和向受害者赔罪。

去年9月,她公然与所谓“新右翼”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工党总裁在国会议员会馆内合拍纪念照,成为国际新闻,英国报刊《观察家》幸灾乐祸地说“安倍将为此照头痛!”

在日本,媒体人认为即使出现上述恶劣状况,那也属“伦理”问题,他们会自我检讨,自我净化,无须官方兴师问罪,动辄用法律制裁或恐吓手段。再说,日本也有“日本记者会议”及“日本民间放送联盟”等组织,政府可先照会它们,对其会员提出警告,不必小题大做,乃至粗言相待。

日本媒体集体自宫

谚云:“有其父必有其子”,高市之所以那么嚣张,其实是狐假虎威,无非在执行主子安倍首相意旨罢了。安倍执政以来,不知何故,日本媒体竟不谋而合地对他网开一面,报喜不报忧,对阻止安倍政治“暴走”及反《战争法案》示威报道颇为消极,甚至法案通过后才予以报道,令人觉得不是味道。难怪某报界元老悲叹;“日本媒体频临‘集体死亡’、‘集体自宫’!”

有日本朋友也对我说:“正义派媒体的《朝日新闻》堕落了,其年轻一代的记者思想保守,对战罪或扩军问题较宽容,采取无所谓的态度”。

这些乱象不断发生,不少人认定是安倍成功操控媒体舆论的结果。实际上,他很重视“第四权力”的威力,重金礼聘留美政治传播专家世耕弘成为内阁官房副长官,出国例必追随其左右,犹如贴身保镖。安倍也大胆出面干预舆论,不让它们牵着鼻子走,削弱其对保守自民党的制衡作用。

慰安妇内容被更改

好几年前,NHK打算报道慰安妇问题,安倍先下手为强,对编导施加压力,内容便改变了,故有人讥笑它变成“安倍的NHK”。经常骂他的朝日电视台,其评论员古贺茂明也突然被炒换人,古贺在节目里突然爆料,指那是首相官邸施压的结果。

更惊人的是,安倍曾私下与主张修改和平宪法的亲政府大报《读卖新闻》会长渡边恒雄聚餐9次,两人谈论什么,可想而知。3年前,他甚至在国会通过所谓《特定秘密保护法》,加强保密体制和限制日人长期自负的“知情权”,记者如发表或获取敏感信息,有入狱之虞。

这一连串怪现象,说明日本正在开倒车,战前大本营的情报战、思想战,以及大政翼赞会(管制人民一切以支持政权的组织)已逐一复活了!在官方巧妙宣传和急速右倾化、军事化和暴力化之下,日本的走向日益危险,与战前军国日本相差不远了。

日本会否重蹈覆辙,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