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无法为腐败辩护/玛丽娜马哈迪

首先,我要恭贺大家恭喜发财!尽管我们现在面对了令人沮丧的情况,还是希望猴年是一个繁荣及幸福的年份。 

什么是令人沮丧的情况?目前的经济难以令人以具备动力来形容。我知道许多零售商及商家表示各种消费都慢了下来,即使是在佳节时分。进口各种商品变得更贵,遑论处于低迷的令吉。消费税当然没有任何帮助。

另外就是几乎没有人会被雇员公积金局减少3%的缴纳率所愚弄。当每次消费都被征收消费税的时候,试问增加这一丁点现金的意义何在?最好还是用作防老的储蓄,同时赚取些许利息。 

再来就纯粹是“事态发展”。我们目前面对一个这样的政府,第一就是它自认可以不受惩罚的为所欲为,第二就是我们全都是会相信它们所言的笨蛋。

如果你讲了一些它们不喜欢的话,这将是会发生在你身上的情况:如果你是一个没有良好关系的人,那它们将以各种荒谬的理由提控你,即使你是针对本身的专业范畴发表意见。又或者是因为你画了一些漫画,或是放了一些气球。(你不得不对一个惧怕漫画及气球的政府感到匪夷所思。)

如果你是一个拥有良好关系的人,则将有大量金钱会流向任何反对你的人,直到你被迫让路为止。证据就是新领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向他的老板讨钱,而他几乎马上就可得到。(你也不得不对那些认为总是可以买到支持的人士感到匪夷所思。)

退还礼物是侮辱

你自此得到一个关于超大礼物的层出不穷的谎言。我决定仔细研究阿拉伯送礼的习俗,并从中学习了一些新东西。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东西。在一方面,如果你是一个下属,你通常不会送礼给上级。王权想必高于任何平民,不管后者在本国拥有什么职位。

下属当然可以获得礼物,惟礼物的价值必须谨慎掌握:不过于昂贵也不过于低廉。一个有趣的事实:如果你是一名男性,你永远不该送礼物给阿拉伯人的妻子,甚至不该提及她。我好奇是不是反之亦然。 

惟横跨许多文化,特别是中东及亚洲文化的一点,就是你不该退还礼物。这么做会被视为是一种严重的侮辱。如果认为不适当,则受礼者应立即退还,并附上一个礼貌的解释。

你肯定不能在过了一段时间才退还,而这与只退还其中一部分一样。我实在想不到有哪个文化认为这么做是符合礼仪。或许文化人类学家可以给我们启发。 

这或许是为什么那些所谓的送礼者会对退还礼物一事感到有些错愕。他们肯定在想:“他是不是要侮辱我们?”他们似乎很肯定它不是一个礼物,而是一项投资,因为这样比较合理。我想将来会有一本书的书名叫做《为傻瓜保存颜面》。

回到国内,有人不得不承担起解释这一切的可怕工作。事情确实被搞砸了。“我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如雷贯耳之际,紧接着是“我不知道他们为何给这笔钱。这是个人私事!”与此同时挥舞着本应被锁起来的文件。 

勿干预我国内政

在各个国际机构突然针对一切的不合理发声之后,一些聪明人尝试向他们解说什么是勿干预我国内政,俨然忘记如果我们把钱储存在外国户头,它就不再是属于内政。(有些人真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

再来就是有人以为只要愉悦的说他们是因为推展“某个工作”而收到巨额佣金,整个世界都会像我们一样轻易上当。他们甚至觉得有需要将自己重塑为一名学者。难道巨额佣金的概念本身不是一个问题?

我们该如何在这些胡闹(monkey business)当中保持我们的理智?自然是用马来西亚人独有的幽默感!我们很容易就知道谁站在正确的一方:他们是那些画出及写出机智回答来回应所有胡说八道的人。事实上幽默无法为腐败辩护。

噢我忘了:它是“让我们继续前进。”

(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