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皇对侵略历史的焦虑/陆培春

日本天皇乃日本国象征,政治超然,不作政治发言,跟战前的裕仁天皇相差十万八千里。裕仁,即明仁天皇令尊,战前既是“现人神(活神)”,也是集大权于一身的国家元首、三军总司令,指挥对外侵略战争,战后差点成为甲级战犯而断送性命(美国认为他有利用价值,故饶他一命)。

当然,军国日本在美国大力改造下变成民主国家后,天皇仍获日人敬仰和爱戴,但巨大实力已完全被排除,只剩“象征”功能而已

战前日军,在军国主义毒害和好战大本营欺瞒下,变成一副副凶暴残忍的战争机器人,麻木不仁,分不清是非黑白,啥是侵略?啥是“解放”?“天皇军队(皇军)”视死如归,临死前还会仰天长啸:“天皇陛下万岁!”幸好战后在美国精心改造下,日本走向民主化,重视人权与自由,对任何事物均持正反两面看法,不再迷信军国主义,可说是美国人赐给日人的恩惠。

菲总统三女儿枉死

军国主义的蠢动,祸害无穷,二战中日本本身有310万人牺牲,周边国家牺牲人数超过2千万,证明那是一场于人我均不利的空前浩劫,绝不可重演。关键问题是日人本身须认真从大战吸取惨痛教训,以阻止军国主义复活。

上月26日起,曾于1962年访问马尼拉的明仁天皇与美智子皇后旧地重游,是天皇与皇后首次对菲律宾进行的国事访问。

为期5天的行程,不仅在菲国“无名战士碑”前献花,还乘直升机飞赴100公里外的日本战亡者慰灵碑追悼亡魂,是他们54年后访菲的一大目的。

二战时,马尼拉市巷战长达一个月,在整个战役中,日军牺牲约51.8万,美菲双方军人与无辜平民则两倍,达110万之众,悲惨无比。年迈多病的天皇乘脚力还行,千里跋涉,献上鲜花以慰为侵略战争而无谓牺牲之亡魂,乃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两人还接见当年恩赦108名日本战犯的已故总统基里诺的千金,当面致谢和表歉意,总统另有3名年幼儿女死于皇军刀下,却不计仇恨,饶了敌人,委实伟大。

天皇难到中韩慰灵

日菲同属美国盟友,上世纪80年代起,现任总统令堂阿奎诺夫人当选总统后,仇日情绪开始降低。近年中国积极展开海洋活动,中菲摩擦升温,日菲则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以围堵中国。

当然,政治是不容一国之尊的明仁天皇插手,只怕菲方拉拢日本抗华,把日本当棋子,对区域安全不利。

战后50年,天皇伉俪去过广岛、长崎、冲绳悼念二战牺牲者;海外方面,战后60周年到塞班、70周年到帕劳,今年则到马尼拉。这一系列慰灵之旅,似乎已接近尾声了,因为天皇毕竟已是83岁老人。

长途跋涉,对其肉体,是个沉重负担。而对日感情复杂之国如中、韩乃至马新两地则难以办到(在中、新两国,天皇仅为侵略道歉,慰灵仍未实现),这一历史课题敏感异常,要拿捏准确,比什么都难。慰灵之旅,在任内若无法曲终奏雅,善始善终,对天皇伉俪来说,无疑亦是人生一大憾事。

省思历史用心良苦

天皇发言最值得玩味。有位无权的他行前深有感慨地说:“在菲律宾先前的大战中,众多菲律宾人、美国人和日本人丧生,巷战还有许多无辜菲律宾人牺牲,我对此常记在心,望借此访问表达心意”( 去年初,他曾强调要“彻底学习满洲事变爆发的历史,以此思考日本今后方向)。

对历史反省的天皇的确用心良苦,他不能针对具争议性的政治课题发表主见,故也无法听到他对战前祸国殃民的元凶——军国主义直接的批评,但多年来,眼见日本倒行逆施,政权日益右倾化、军事化,军国主义悄悄复活,而战争记忆却反而急速风化,被人淡忘,变成一个古老的故事,他对此形势发展感到焦虑万分,但又无能为力,只能挺身“冒险”,三番四次暗批政府,转弯抹角警告,特别是对战争一无所知的年轻一代,包括战后出生,对残酷战争完全陌生,而又极力粉饰侵略罪行、推行《战争法案》和修改和平宪法的安倍首相,亮起了红色讯号,却不知安倍有何感受,或只当耳边风,落得个“对牛弹琴”的落寞下场?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