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理发院新年前“惯例”
消费者:理发费微涨可接受

(蒲种30日讯)农历新年前剪烫洗染头发,为什么收得比平常贵?这又是否合理?

每年农历新年前夕,不少华裔男女老幼,都会前往理发店打理三千烦恼丝,以迎接新一年到来。众所周知,新年前一个月,理发店也会“惯例”特别调高价格,消费者不论是心知肚明或心有不甘,还是会坐在椅子上,任人剪烫洗染。

《南洋商报》记者针对新年前理发收特别费一时,走访民众、理发店业者及员工等,探究其原因,发现大多数受访者,其实皆不解新年就得收贵一点的理由,但基于惯例由来已久,也无从考究,所以只要收费不过分,一般都欣然接受。

店家按服务总收费

据了解,新年前夕的调整价格通常介于2至30令吉,也有店家按服务总收费,再抽取10%的佣金;一些店家在这期间则不提供会员回扣,按全价收费等。

受访的公众说,一般光顾熟悉美发店,以免遭人砍菜头,并认为最恰当的做法就是先问价格才决定是否接受服务,以免闹得不愉快。

受访女性民众则说,在城市地区剪洗烫头发收费高,一般剪烫染收费介于100至300令吉之间,若是较知名的或连锁店,收费至少200至500令吉不等;男性较便宜,一般洗剪20至50令吉,若要染发,则介于100令吉至150令吉左右。

民众趁新年到来,特到美发院烫染头发。

新年后陷淡季
业者涨价帮补开销

市道不景气,不少业者开始暂停征收新年特别费,有者甚至维持原价回馈老顾客的支持。

以往经济兴旺时,美发院在新年前一个月,即开始收新年费,惟近来因市场寂静关系,有业者迟至新年前一、两星期才征收。

据抽样调查,也有不少业者因市场不景气,消费者慢热情况,今年没调整新年价,以原有价服务消费者。

据受询美发店业者指出,新年前征收新年价是过往数十年来不成文规定,视业者本身意愿制定收费,消费者通常接受。

他们说,由于新年前到来打理头发人特别多,员工特忙,甚至会忙至晚上11时许,长时间劳累及站立,使业者希望多收点小费,作为员工新年花红。

他们说,还有不少民众忌讳新年期间前洗头发,加上新年前已花钱做头发,在新年后的两三个月会出现淡季情况,业者需靠新年前小费拉长补短。

业者坦言,新年额外收费不高,有者甚至多年没调整价格,反是护发产品因进口关系,近来涨了10至40%不等,加重烫染方面花费,让不少消费者抱怨价格贵了而需多付。

消费高返乡才理发——雅贝(水果小贩)

不少理发店在新年前加了约10令吉价格,目前尚在考虑要不要做头发过年,还是拖至回泰国娘家时,才弄头发。

毕竟行情不好,做一次头发得花上3、400令吉,回泰国约200就可做到很美了。无论如何,新年也只是一次,人人都希望得穿戴美一点,或会找便宜的理发店做头发迎新年。

先询价免遭砍菜头——池小姐( 小贩助手)

每年新年美发店会起价约10令吉,作为额外收费,以往是新年前一个月开始征,如今经济不好,有的在接近新年前的一、两星期才开始收。

不清楚征收目的,但过年人人都要做头发,贵也得接受,毕竟过年期间,样样东西都起价,相信护发产品也涨价吧。

新年前剪烫染,需花上200至300令吉。我通是找较老实的店做头发,价格都不会差太远,最好是先问价钱才考虑做不做,免引发不愉快事件发生。

涨数十元可接受——刘云(衣服小贩)

新年前略调价格是理发店惯例,在中国也有此惯例,作为业者新年前的奖励或花红,若调整费只是区区几十令吉,尚可接受,若太高就无法认同了。

据了解,民众在新年期间都忌洗头,剪头发,以致这行业陷入淡季,业者都会多收一点作为帮补。

加上每个人想扮美美过新年,贵一点都愿意做。我最怕是付费后,业者因人多而马虎做,技术不好,坏了我们做头发的雅兴,影响过年心情。

新年不额外收费——亚力(理发店职员)

新年前调整价格是理发店过去规例,是否要这么做,视老板个人意愿而定。本店设在住宅区,以服务熟客、街坊为主,价格向来强调合理,新年也不额外收费。

加上大部分员工不是本地人,为让我们早点回家过年,老板除夕前一日就放假,也按足市场规矩,发放花红过年。

护发产品涨40%

此外,本店护发产品进口为主,过去受马币下滑影响,涨了近40%,在烫染方面,开销较大,但人工服务价格维持不变。其实理发院竞争相当,有者学成后,自已在家服务,有的则开店当老板,请人不易。

多收帮补淡季——秦国辉(美发形象顾问)

新年前收新年价是业者传统惯例,业者一般都会这么做,但真正原因难追究,有的是想到过年而多收,有的是因为人潮多,多收多奖励员工,有的则作为平常淡季帮补。

基于近几年行情欠佳,已多年不曾在新年前征收额外收费,但鼓励顾客封5令吉红包作为奖励,但许多人因能省则省心态而忽略,我也不勉强;也有熟客愿付更多作为奖励。

理发店竞争大

本店过去4年不曾调整服务费,但外国进口的护发产品因汇率及消费税因素,涨了不少;所以客户在烫染时,会抱怨做头发的价格贵,其实是用品涨价所致。

无论如何,现在理发店不易为,过去因难请工人,改由我一人独自经营,加上附近有不少理发院,竞争大。我主要以专业技术服务客户,价格会比普通贵,但较大商场来得便宜,深受女性喜欢,有基本客源维持店里开销。

熟客多不乱涨价——莎莉(美发店业者)

从事美发业已有十年多了,每年新年前两星期,会调整服务费2至3令吉,除夕会更忙,也做到很夜,当日会额外收10令吉,而客人一般接受,鲜少投诉。

加上是熟客生意,不会涨太多,担心客人无法接受。听顾客说,该些广场在初一会涨一倍,洗头变60令吉,所以他们较爱来这里理发。

这些收费是作为员工花红,因为在新年期前,生意较忙,员工需长时间站立服务,甚至忙到半夜;工作辛苦,以致越来越难请人,外劳也嫌这工作时间长而不干。

理发店生意在新年后,会陷入淡季长达两个月,而新年前的额外收费可拉长补短。进口护发用品涨了10至15%,尤其是我选用的意大利品牌,一年涨两次,但又不能随意起价,而这些额外收费多少帮补减轻成本开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