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陈绍谦

司法独立是建构完善社会重要的一环。在民主以外,法治的健全发展确保国家权力架构不倾斜,人民权益进而获得真正的保障。 

在一些国家,实行陪审团制度的出发点可能是,为了制衡法官的独断,为社会带来更实质的公正。 

法官的背景单一,在处理涉及社会性元素的刑事案件时,不尽然能够摆脱偏见。

部分女性法官在处理非礼案件,不是因为愚昧而偏见,而可能是因为与生俱来的社会性别观念才导致偏差。

性观念相对保守者在处理同性恋案件,不是因为愚昧而偏见,而可能是因为出身背景较保守才出现误解。

况且,法官的背景相对单一,在一些具有比较多社会性元素的案件中,例如偷窃案,法官制显得有些局限,司法的公正性难免受影响。

制衡限制法官权力

相反地,陪审团的成员背景更多元及获得律师法官三方同意下才成立,偏见的可能性减低,多元角度产生的意见更接近普世价值观,更能保证司法充分体现社会常识和价值判断标准,从而使司法赢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因此,陪审团一定程度上或许更能代表社会的通行观点和公共的社会常识,更能设身处地为案情把脉,进行实时判断。

不仅如此,这些不源于“愚昧”的偏见放在我国目前法官一人说了算的制度下,极其危险。因此,把最不需要专业法律知识的定刑权利下放给陪审团,或许在理论上是制衡法官独断的其中一个良好途径。

通过制衡,限制法官的权力,压缩法官独断的空间,让陪审团决定定刑,让法官决定量刑,让法官独断的权力走向被相互制衡的权力,我们也许才能减少“独断的制度碰上不源于愚昧的偏差”的可能性。

在外国的例子及理论而言陪审团或许能更好地体现法律的实质正义,限制我国法官独断的权力,更大程度地保证审判的公正。当然,一切还需看执行力,因为再好的制度在没有良好执行力的情况下,也仅会是徒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