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袭阴影笼罩东盟/谢祥锦 

印尼首都雅加达在今年1月发生爆炸案,再次敲响了这个千岛之国,甚至是东盟之内的恐怖袭击的警钟。

在雅加达的爆炸案发生的数个月前,同样是东盟国家的泰国首都曼谷也发生了造成死伤的袭击,虽然两者之间有着不同的动机和背景,不过却也足以让人们觉得恐怖袭击可以发生在任何一座东盟城市。

随着东盟共同体的推行与落实,世界的目光再转向东盟,尤其是当中经济共同体更是引人注目。

事实上,经济共同体并非东盟共同体的全部,而是其三个共同体之一。东盟共同体,实际上包含政治安全共同体、经济共同体及社会文化共同体三个子共同体。

印尼首都雅加达发生爆炸案,再次敲响东盟恐怖袭击的警钟。

共同体加强恐怖主义传播?

由于经济共同体的宗旨在于让十个东盟成员国实现贸易自由化、扩大出口市场、参加全球供应链等,当中也将实行货物、资本自由流通,这也将加强人员,包括了专业人士与熟练劳工的流动性。

这也让一些人感到忧虑,也质疑人员流动会不会导致恐怖主义的传播,这尤其恐怖主义者或极端主义者并不限于教育程度低的阶层。

一些受高教育的人士也会参与恐怖主义活动,如一名马大的回教研究学院讲师即涉及在大马招募青年前往叙利亚为回教国组织效力。

除此之外,东南亚有着接通东亚、西亚、南亚等地的策略性的地理位置,加上东盟共同体强调区域之间、乃至于不同区域的互联互通,让东盟地区连接区域以外的影响力渗透。

恐怖主义也能透过这样的联通便利,在东盟建构一个威胁区域,甚至是全球安全的网络。

包括了极端宗教等的负面影响力不仅仅能渗入较受到关注的大马、印尼、泰国南部、菲律宾南部等,即使像越南、柬埔寨等国家,也将不能幸免。

以柬族佛教徒为主的柬埔寨为例,部分当地的少数民族占族回教徒因为受到西亚、南亚甚至是临近东南亚国家资助修建清真寺、宗教学校,一些来自这些国家的偏激思想如沙地阿拉伯的瓦哈比主义和印度的宣教组织(Tabligh Jamaat)思潮等,或许会在部分占族中传开,也增加了区域的安全顾虑。

政治安全共同体未就绪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东盟所提倡的政治安全共同体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但这个部分也往往是容易受到忽略。

东盟共同体中,经济共同体的成绩较为显著,特别在实施关税方面的成果,让人觉得虽然尚有许多未完成的工作,至少仍然有所成就。

和经济共同体相比,政治安全共同体和社会文化共同体并没受到媒体多大关注,其成果也相对地不显著。

去年11月,在吉隆坡所举办的东盟峰会当中,正如不少分析员所预料的,反恐成为了议题之一,不过议题归议题,我们并未看到实际行动方略对抗恐怖主义。

双管齐下反恐

在面对恐怖主义的课题上,东盟实际上必须同时做好面对实际上恐怖主义袭击的功夫,也必须深一层地探讨、面对造成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因素,同时也需要在情报上掌握恐怖主义者的身份、行动、物流、资金等重要讯息。

另外,东盟也必须加强和国际社会的合作,特别是在情报上的合作更是不可忽视;另一方面也必须斟酌武力和法律方面的应用力度和策略,以避免造成恐怖主义者更极端化。

恐怖主义袭击是实在的问题,也是燃眉之急,而东盟在国际对抗恐怖主义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东盟在这方面的疏忽和处理不当,将会对全球安全带来影响,因此东盟必须谨慎处理这一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