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选只选不争/陆培春

谣传强势首相安倍晋三会乘胜追击,在今年7月举行众参两院大选取得压倒性胜利,再进一步实现修宪野心,废除和平宪法主张“非战”的第9条款,好让日本成为与美国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均可联手作战的军事强国。

 野心勃勃的安倍心里明白,要达到目的,单凭自己力量仍嫌不足,尚需靠其忠实伙伴——公明党支援,唯有两者狼狈为奸,才能得逞。

站在公明党立场来说,为了满足当家执政,成为执政党一员的欲望,不惜与右派首相卿卿我我,把理想和主义典当清光,其实也是一种“自杀”行为。

该党母体是在全球极力推进和平的著名佛教团体——创价学会,创始人牧口常三郎73岁囚死,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一个极力主张和平的政党或宗教组织,居然恬不知耻地与右派好战分子狼狈为奸,尚武好战,理想何在?对得起牧口祖师吗?

宗教理想弃如敝履

该党选票几乎来自创价学会,94%的党员也表示安倍的扩军好战说明不足。假如学会支持安倍违宪的《战争法案》,出兵海外,与美军并肩作战,岂非自相矛盾,把自己宗教理想弃之如敝履。一旦抛弃理想,存在意义也会丧失殆尽。

去年,一位会员带头反对公明党沦为安倍“帮凶”,又不满创价学会误入歧途,遂积极参加国会大厦前Seald反战组织的示威活动,引起媒体关注,严重打击了公明党及创价学会的形象。特别是海外支部更不知所措,有些国家反对日本军事化及与美国狼狈为奸,结果不利于其支部在当地宣扬“和平”主义,变成自打嘴巴的致命伤。

百姓血汗钱当赌注

安倍还有一记撒手锏,是决定对低收入老人各赠3万圆,总额逾3兆之巨。显而易见,那是变相收买选民的怪招。在思想保守的渔农村,每逢选举,候选人便按习惯安排选民到温泉一游,换取“神圣”一票,难怪在野党猛烈批评安倍撒钱收买选民。

在安倍看来,横竖钱自己先乱花了,下一代会乖乖偿还,替他买账(实际上,日本国家债务逾千兆圆,与近乎国家破产的希腊同病相怜)。他为了取胜,满足山姆大叔要求,不惜拿老百姓血汗钱作赌注,可谓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了。 

安倍也对选举制度开刀,把投票年龄从20岁降低至18岁。以为年轻选民突增400万,可选出几十名亲安倍议员,其存在不可轻视,是一股保证他稳住政权的神力,故非拉拢不可,这就是他在《安倍谈话》中极力讨好年轻人的背景。

当时安倍大言不惭地说:“他们无需背负侵略原罪”。其实,假如安倍彻底认罪反省,就应劝请下一代勿忘历史教训,永远铭记心坎,而非“与他们无关”。 

撒钱买选票也好,收买年轻人之心也好,毕竟是枝叶末节之事,最关键的莫过于大选的重大议题或争论点,那就是在新世纪中,国体政制应否进行大手术,把传统“和平大国”变成美式“战争大国”?战后至今,日本放弃战争,不以武力解决国际纷争……故自卫队有异于战前残忍凶暴皇军,没在日本以外的国家战争或杀人,留下惊人良好的和平记录。

在野党勿坠入陷阱

今后若变成安倍理想中的美式国家,与美军并肩作战,铁蹄蹂躏全球,则日军在海外杀人或被杀的可能性便从零一下子飙升至100%,其军队也无资格称“自卫”队,而是可先发制人和侵犯他国主权的侵略部队,从此“自卫队”急速走向国际化,跟战时日本侵略部队足迹遍中国和东南亚的时代毫无差别。

大选在即,口齿伶俐、狡猾过人的安倍重施故技,他避开超敏感战争问题而打经济牌,对“安倍经济学”自满不已,要选民给好分数。

对此,在野党千万勿错失良机,需比安倍更聪明伶俐,不可掉入他所设陷阱与他共舞共醉,而应向国会大厦前富有理想的示威青年看齐,主题分明、切中核心,明确“战”?或“和”?列为头条争论性议题,严肃议论《战争法案》的危险性,定性为“战争选举”,好让眼睛雪亮的选民严肃投出神圣一票,以挽救沉沦的日本。 

日本在野党,你们不可再上当了!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