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铝土矿污染无力抗争
关丹人冷漠 黄德心更累

过去为稀土事件奔波的黄德,对于新一波的“红潮事件”感有心无力。

(关丹15日讯)关丹莱纳斯稀土厂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但过去4年半为此事努力奔走全国的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却直言,关丹人对自己的家园态度“冷漠”,令人失望灰心,失去再为铝矿污染站起来的动力!

最近,关丹铝土矿污染及砍伐树林活动猖獗,造成红海、红河、滚滚红尘等等“红潮”污染事件,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但曾站在环保课题最前端的“绿色环保英雄”黄德至今却未曾为此事发声,令人们不禁产生疑问,昔日积极捍卫环保课题的黄德去了哪里?

民众感到纳闷的是,过去在稀土事件上积极抗争的黄德,如今怎么保持沉默,没有站起来为铝土污染抗争?

《南洋商报》为此特别专访了黄德,但他却在访谈中,透露其对铝矿污染抗争有心无力的心声。

黄德表示,稀土课题是全马人在为关丹稀土事件抗议,其中包括柔佛、沙巴、砂拉越,北马一带的人士,反而是关丹人本身表现得很“冷漠”,真正挺身而出者只占少数。

他说:“即使是出席绿色盛会大集会的关丹人,人数也不到全国出席人数的一半。”

他说,从稀土事件到铝矿污染事件,关丹人还是“冷漠”以对。

“稀土辐射的伤害,非肉眼可以看见,但铝矿污染事件已造成关丹红海、红河,空气布满红尘。”

他说,关丹人须领悟到稀土、铝矿污染对关丹一带的环境破坏,将危害将延祸下一代。

绿色盛会掀起了全国人民对“稀土风波”的关注,但真正站出来的关丹人占少数。(档案照)

“无关丹人邀我站出来”

“关丹铝矿污染事件,全马人都在关心,但致电问我是否要站出来的,竟没有一个是关丹人。”

黄德说,关丹人应自觉地反对,不是再由他主导或号召了,如果继续下去,唯有不断依赖绿色盛会的力量。

另外,关丹华团、社团也没有出来为铝矿污染事件抗议。

他说,如今,关丹人面对铝土矿事件的态度表现冷漠,令人灰心。

“我已为关丹稀土事件奔走全马了4年半,其中包括绝食抗议,号召多场大集会,从关丹绿行到关丹、踏脚车反稀土,甚至被警方逮捕,被控上法庭等等。”

“但这些付出算不了什么,莱纳斯稀土厂尚未关闭,令我再也没有其他推动力,进行另外一波的反铝土矿污染事件。”

红河事件浮现死鱼,令人质疑铝矿污染河流。

绿色盛会团队累了  
党团是时候主导了

黄德说,他带领的绿色盛会团队,部分跟着他一起抗斗,如今所有人已经很累了。

“虽然关丹铝土矿污染事件,绿色盛会不再进行主导,但还是有许多非政府组织,例如反铝矿污染行动会(GERAM)、马来西亚环境保护协会( EPSM)参与反铝土矿污染。”

他说,关丹有许多“绿色议员”,上一届大选口号“打造绿色家园”、“誓言将稀土厂关闭”是他们竞选的口号,应该是他们发挥政党力量的时候。

“尤其是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在带动民众反对铝矿污染事件进行得非常积极。”

他说,虽然如此,绿色盛会在关丹铝矿污染事件,还是会扮演支援的角色。

“去年举办的“8·22反铝矿污染大集会”,我也有出席,但当时出席集会的人数不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